传统和极简主义——访卡莱丝奇酒庄酿酒师特洛伊・卡勒斯克

Tony&Troy

特洛伊・卡勒斯柯(Troy Kalleske)是来自南澳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格林诺克镇(Greenock)的家族酒庄卡莱丝奇酒庄(Kalleske Wines)的酿酒师,而他的兄弟汤尼(Tony) 是酒庄的全球销售主管,他们的酒已出口到了超过12个国家。他们拥有大约120公顷的极精致的葡萄园。

文/图:Glenn Malycha  译:李轲语  编辑:石怀锋

走上酿酒师之路

自1838年他们的祖先搭乘从普鲁士出发的第一班船来到了澳大利亚算起,特洛伊和汤尼是看护这片葡萄园的第六代了。从小在葡萄园长大,成为酿酒师感觉是理所当然的事。随后,特洛伊学习了农业科学,并学习如何做一名酿酒师,然后成为了家族中首位有资格认证的酿酒师。

特洛伊和汤尼以他们的祖父的名字所命名的葡萄酒“Clarrie’s”GSM 赢得了“国际最佳生物动力红葡萄酒”、“澳大利亚最佳红酒奖”以及“巴罗萨最佳红色混酿奖”。2013年,他们的公司获得了“2013年年度有机葡萄酒生产者”的称号。

特洛伊和汤尼家族的前几代一直将他们优质的葡萄卖给奔富酒庄,这项贸易持续了100年,然而2002年时,卡勒斯克家族认为是时候将他们自己的名字印制在酒标上了,自那之后卡勒斯克葡萄酒开始崭露头角。采访中,我和特洛伊在他们华丽的酒窖门前,一起品尝了 2012 Eduard 西拉葡萄酒,这是一款美味多汁的葡萄酒,非常值得一试。

Shiraz_Post

传统和极简主义

特洛伊玩笑道之所以选址格林诺克,因为格林诺克是巴罗萨最好的小镇。他接着解释道,其实这幢建筑原本是格陵诺克的百货店,所以不仅仅因为这是个不错的小镇或者因为建筑很漂亮,还因为它离他们的葡萄园比较近。

卡勒斯克酒庄标志融合了很多的想法,他们利用这个机会表达了他们家族祖先的力量以及他们所付出的一切,清晰地展现了他们酿造有机酒的理念。

在贴标之前,有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即所有酿酒用的葡萄都必须源自卡勒斯克酒庄的葡萄园。他们的葡萄园早在1998年就得到了生物动力种植和有机种植的认证,所以葡萄园中绝没有化学试剂。特洛伊选用了极简的酿造工艺,使用野生酵母发酵,并且不外加单宁,他遵循着一套严格的制度以便能酿造出独一无二的葡萄酒。

我知道特洛伊坚持纯天然酿造工艺,所以当问到他如何形容自己的酒时,特洛伊的回答也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传统和极简主义。

Vines_Pruning

钟情歌海娜

特洛伊说目前他们的酒庄有12~14款酒是能够随时供货的,酿造的品种有白诗南(Chenin Blanc)、维奥涅尔(Viognier)、增芳德(Zinfandel)、堂普尼罗(Tempranillo)、杜瑞夫(Durif)、歌海娜(Grenache)、设拉子(Shiraz)、玛塔罗(Mataro)、小维铎(Petit Verdot)和赤霞珠(Cabernt Sauvignon)。旗舰酒款是卡勒斯克酒庄的“Johann Georg”西拉,这款酒所用的葡萄产自1875年种下的葡萄藤,酒庄年产量仅2800瓶,非常地稀有。

特洛伊个人比较喜欢使用歌海娜葡萄,他说格林诺克的气候非常适宜这个品种的生长。酿造时,特洛伊会使用老法国橡木桶以及更老一些的美洲橡木桶进行陈酿,这样能够确保酒获得较好的平衡,以果香为主导,辅以柔和的橡木香。

由于同是酿酒师,我问特洛伊,对于他来说最突出的年份是哪些。他说2008年和2011年是巴罗萨谷困难的年份,而比较杰出的年份则是2002、2010,且2013和2014年份也非常看好。

传承品牌

随着中国葡萄酒市场日渐成熟,我问特洛伊中国市场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特洛伊直视我并很肯定地说:“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他现在正在和富隆酒业合作,同时他知道中国有很多的葡萄酒爱好者希望能像其他地区的爱好者一样能够买到巴罗萨谷的优质葡萄酒,所以将他们的酒引入中国是非常重要的。

我接着问他,想留给后世什么。特洛伊停了很长时间然后很严肃地说,希望人们能够记住他和他的家族开创了卡莱丝奇这个品牌,并记住他是他们家族6代人中的首位酿酒师,也希望能将这份事业传给家族的第7代以及后面的子孙。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