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时代的独裁者

108748_v2

“我是如此的期待与您相见,我敬爱的阁下。您一直是我不断效仿的楷模!”

富丽堂皇的会客室里,瓦洛德先生笔挺而殷勤地站在沙发旁。在瓦洛德先生对面,眼神冷峻而有神的迪克特艾特阁下直着身子坐在堪称巨大的椅子的中央,微笑着打量着身前这位年轻人。

“今天的相见令我惊讶,瓦洛德先生——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从前我竟然没有结识一位像你一样勤奋而聪颖的年轻人!我听说了你的故事,年轻人——你创造了一个奇迹——你是葡萄酒工业化的希望!”阁下一边说着话,一边欠了欠身子,招呼瓦洛德坐在旁边的扶手椅里。

两人彼此坐定,啜饮着上好的咖啡,开始进入正题。

文:孙晨晖  编辑:石怀锋

老迪克的葡萄工业帝国

“迪克特艾特阁下,想必您已经知道了,我这次与您见面,一来是向您表达我无以言表的敬意,二来作为晚辈,我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十分荣幸我得到了您的允许向您提问,您创造了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工业葡萄酒品牌。如您所知,我坚信葡萄酒工业化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面对庞大的人口基数,工业化是解决矛盾的唯一途径。而您是如何做到在变化多端的环境当中实现了稳定的工业化的呢?”瓦洛德喝下了一整杯的冰水,稳了稳神,开始向微笑着的老迪克提出问题。

“你看园子里的那些葡萄,年轻人。”迪克特艾特阁下慵懒地伸出手,指了指窗外那片覆盖在阴霾里的葡萄园,接着说道,“对于园子里的那些葡萄,原则上是不应允许它们自由生长的,带有一定压力的严格管理是必须的。这遵循了一个普遍的价值观点:毫无疑问的是,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之间皆存有普遍的联系,与参差森严的阶级。神对于人类是恩威并施的,在施以苦难的同时,无数神明带给我们难以计数的资源与物产。于是,人在对葡萄园施以管理的时候,应当也必须体现出如同神对人那般的的关爱与威严。具体的实施上,我们对于神应当是充满牺牲精神的、必要时候是可以献出生命的;而对于位列神人之下的牲畜与植物,应当是客观的、冷静与威严的。神给世界苦难,给人类并不符合人天性的现实胁迫人类适应,于是人类在不断地自我保护与适应当中获得了相当可观的物产与文明;同样的,作为葡萄园的统治者,给葡萄园施加压力同样能迫使植株在严苛环境中创造伟大的可能,在适合的条件下,行距和株距都应尽可能地小;为了使其提高生产效率,必要的肥料应当被施用,这能够显著地提高奇迹出现的可能;在概率恒定的前提之下,更大的基数意味着更大的所得;并且,源自于神对世人的那种宽宏的爱——神给世人平等的生存,不论美丑、穷富、健康或残破——所以人对葡萄也不应过多的筛选。在未变质的情况下,所有的葡萄果实,不论青涩成熟,都不应被抛除。

“毫无疑问,证明神对人的恩典是能够取悦包括神和人在内的绝大多数具有智慧的个体的,而最好的证明方式,莫过于将上天恩赐的物产产量尽可能地扩大了。只有物产丰富,管理者的价值才得到了肯定,并且有足够的能力向更高一层的管理者报以感谢,所以增加产量是必备的。对于健康的葡萄,在能满足其不变质生长的前提之下,疏花和疏果都应当是极力避免的:丰富的产量是保证繁衍所需的必要条件,面临着世界如此众多的人口,满足他们的最基本需求是高于一切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用一部分的质量来交换更可观的产量是普遍的,也是理所应当的。而其中最值得称赞便是灌溉了……”

“说得太对了,我敬爱的迪克特艾特阁下!……十分抱歉打断了您的讲话。我实在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您说的太对了我的阁下!”瓦洛德结巴着,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他挥舞着双手打着夸张的手势,身子因为兴奋,不自然地僵直起来,远远看去,就像一只拎着精致茶杯的大猩猩。

“生命本就是庞大而悲壮的!”瓦洛德匆匆吞了一口咖啡,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所以葡萄与葡萄酒也不应是充满了喜悦的,它应该是水的最佳替代品,圣血不可能、也不能被允许成为肥腻而妖娆的蠢材。它应当是纯粹而寡淡的,味道来自生活中最熟悉的一些水果,同时有着一些酒的味道,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特别。这种风味意味着生活中无时不在的平淡滋味,这提醒着我们应当简朴地生活,并对一切充满感激。并且这样的产品不会有着极高的成本,因此,它满足了更多人的需求,使得更多人类能够享用上天对于人的恩赐,享受葡萄酒对于我们身体的滋润,使我们的躯体充满了神性,并因此远离愚蠢。”

瓦洛德对面,因兴奋而显得面色红润的迪克特艾特微笑着不断地点头。窗外,一阵邪风吹过,吹落了许多只是看着便能感觉到已经行将就木的葡萄树叶子。

变革的始作俑者

“我们就像是葡萄酒工业化时代里的汉斯•安德萨格或弗里茨•霍夫曼,而您的庞大企业,则毫无疑问是这变革期间,呼风唤雨的法本公司。我敬爱的迪克特艾特阁下。”瓦洛德继续说着。

迪克特艾特阁下神色淡然,挥了挥手,让身后的随从都离开了房间。随着厚实的大门关上,老迪克慢慢地说道:
“没错。我们就是这场变革的始作俑者。”

瓦洛德先是一愣,随后心领神会地笑了。在笑声中,迪克特艾特继续说道:

“不可否认的是,普通人对葡萄酒的喜爱是盲目的,并不是建立在足够的了解之上的。对他们而言,葡萄酒的意义远超过其本来所拥有的价值本身。这对并不富裕的人来说意味着对富足生活的幻想,对中产者则意味着资产阶级一般的享受,而对小资产阶级而言,这意味着能够弥补健康创伤的希望。至于那些富有的有产阶级,他们早已习惯了葡萄酒的生活,而我们,我可爱的葡萄酒朋友,我们自始至终都不应该去满足那些有产阶级。我们身居于此,是我们所在的环境。你会在你所居住的社区里行窃或者大呼小叫么?事实如此,我年轻的瓦洛德,我们应该用庞大的存在感麻木和遮蔽他们,随后拼命地满足那些无产者和中产阶级,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老天保佑,让他们就这么存在下去吧;让他们的欲望得到不现实的满足,这便是我发展的不二法门。”

瓦洛德先生笑着应和道:“没错,我敬爱的阁下。而且除此以外,我一直坚持强大的广告支持,我们应该开动宣传机器,让消息比花粉传播得更快吧!强迫他们看到我们,知道我们,但并不使其充足的了解我们:教给他们只一半的知识,并给予他们名不副实的褒扬和海市蜃楼一般的自信。让他们在患得患失中迷失自我吧,我敬爱的阁下。让爱慕虚荣的人在穷追猛打中成为继任者的垫脚石吧!没错我的先生,正是凭借这样的经历,我今天才有足够的自信,在成功如您一般的前辈面前,与您侃侃而谈。”

听到这里,迪克特艾特笑了起来。因为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原本就奢侈巨大的房间里显得十分空旷;在这空旷里,迪克特艾特和瓦洛德笑得肆无忌惮。

紫色的殇歌

“……让我先为对诸神和英雄,
舟子的追念而饮,再为你们,
你们我最亲密的!
暨父母朋友!今天就忘掉所有的痛苦和患难,
而明天快快到家人们中间。”
——《迁徙者(第二稿)》荷尔德林

碾碎我!
——这始于黑暗与奴才的,
结局,
在没有朝霞的拂晓,
直至下一个清晨。
在这之间碾碎我!
像碾过一名失所的逋客!

碾碎我!在每一个黎明当中,
杀害我与我嗷嗷待哺的家人。
我们曾如此向往坟墓:
宁静的大地,
双手捧住我们的骨殖。

——如今却充斥着恐惧!如同宙斯腿里,
眼中仍迎着泰坦之刃的狄俄尼索斯!

——在朝阳与暮光里,
我一次次目睹毁灭:
那些病入膏肓的葡萄朋友,
不得不用死亡成全了神明的殄亡。

而年轻人,请答应我,
尽可能相信未来,
在饮鸩止渴时,回忆我的尸体,
并宥免我的来生。

“迪克特艾特阁下,我强烈地感受到了一种伟大的诗意。”

“说得一点儿不错,瓦洛德先生。这种形而上的诗意来自于形而下的充分满足。我们不需要点石成金的人了。我们甚至可以让那些连石头都不如的植物变成金子。石头碎了便不能再复原,植物死了便会在来年重新生长。毫不客气的说,先生们,如果说美国的淘金热潮期能够被称为黄金时代的话,那么凭借着我们的葡萄园,我们可以骄傲地将这个时代称之为紫金时代。而我们,瓦洛德先生,则是这个时代里,毫无疑问地掌握了一切的、最伟大的独裁者。”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