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品酒师

文:孙晨晖  编辑:石怀锋

(一)记录

“嗅觉是神秘的,其本身也是客观的。而由于人自身的主观能动性所限,对于同样的气味客体,不同的人却有着不同的主观认识。而对于品酒师来说,这种主观往往是不可取的,不客观的,甚至是错误的。于是,寻找一个客观的、准确的替代方法,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呼吁。”

讲台上,一名西装笔挺的男士正在滔滔不绝地阐述着他的观点,聚光灯缓缓地跟随着他自信的脚步,为他照亮了足下的道路;台下,数十名来自餐饮企业、质监部门的相关专家与决策者眉头紧锁,聚精会神地看着大屏幕,思考着他的每一个字句。

他原本是一名品酒师——其实现在也是——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现在在做的事,会终结品酒师这个行业在世界上的存在。

“过去,我们并不了解嗅觉是如何工作的。而现在,通过诺贝尔奖获得者理查德・阿克塞尔和琳达・巴克于1991年发布的论文,我们得知了人类的嗅觉是凭借着包含约千个不同基因的气味基因受体实现的。这些受体存在于嗅觉受体细胞内,彼此之间高度异性却又可以同时工作。得益于基因工程和生物电子科学的快速发展,我们已经能够完全模拟出人类的嗅觉系统的工作模式——我们将嗅觉受体细胞印刷在一张神经介质卡上,背面由僧帽细胞电信号处理接口将生物信息转换为电信号,并将电信号分类交由处理器数据化,最终实现了嗅觉的电子化!

“这将是革命性的改变。我们将在未来的5年之内建成我们的数据中心。所有的设备——包括现在已经制造的设备,都已经具备互联网接入的能力——依托云数据处理,我们能够全天候将终端提供的数据处理成为客观、准确、细致的酒评,并根据数据提供相应的配餐建议。这意味着,未来的餐饮将实现更高程度的电子化和精准化,人员成本将大幅下降,时间成本也会大幅降低!这意味着更快的服务响应,与更高的利润回报!”

zdyhj

(二)自白

“对于品酒师这个职业而言,确实,这个设备对于行业可能是毁灭性的。可是,展现给消费者关于这瓶酒的全部真相,不正是一名称职的品酒师所期望和应当的么?我也是品酒师这个群体当中的一员——即使是现在,我也依然将我的品酒师徽章戴在我的西装上。我深刻地意识到这个行业将发生一次革命,一次地动山摇的改革。许多人会在这场改革当中,不得不放弃所热爱的行业。可是,试想一下吧——作为一名普通的消费者去思考——当你在琳琅满目的葡萄酒专柜面前一筹莫展的时候,看到酒瓶背标上面细致准确和已经量化的评价,这将是怎样轻松而明了的消费感受;当你走进一家餐厅,打开酒水单,映入你眼帘的价格不再高不可攀,配餐建议扼要而明了,不再充满了晦涩难懂的专业词语,这将是如何的惬意而值得!

“如果你是餐饮业主,你将会更加切实地感受到科技给餐厅带来的变化——只需要一名资深侍酒师的年薪,便可购进一台不需要带薪休假的、不会跳槽的员工!它不需要换班,不需要餐饮住宿,不需要医疗保险和年终福利,更不会因为感冒鼻塞而犯错——你只需要给它足够的介质卡、足够的电力、顺畅的网络和足够的工作,它便能永不犯错地为你的餐厅孜孜不倦地创造价值!它可以同时为餐厅的所有餐位进行准确的、无需等待的服务,你的客人将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速服务,而且这个服务永不会犯错,并具备双向服务能力——适当情况下,服务终端会将客人对酒的要求转化成对菜品的修改意见,使得菜品与酒品得到最完美的搭配!

“可是我必须承认一点,到目前为止,我依旧感觉这种变化背后隐藏了一个问题。而我并没有意识到它是什么。 ”

(三)反对者

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这个机器怪物!你毁了一种灵魂!你把一个鲜活的行业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再也没有妙趣横生的餐厅讲解了!看那些面带愁容的年轻人!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快乐。看他们生机勃勃地走进品鉴会场,写下酒评,欣喜地与旁人分享着那些与酒相关的喜与忧。可现在呢?他们再也没有了这样的机会了!时代不再需要他们了!世界不再喜欢那些喜悦的年轻人!再也没有聚在一起讨论风土与风味联系的年轻人了!

再也不需要那么多的品酒师了!你毁了这个行业!

再也不会有那么多规模盛大的葡萄酒品鉴会了!因为他们都买了你的机器!那些激情澎湃的品酒词再也没有了人类的温度!你把生命的细胞摧毁成了齿轮,把生命的温度变成了机器的过热!没有了品酒会,品酒师们如何去尝遍世界的美酒?而没有了这些不同美酒带来的宝贵经历,他们又怎么有机会形成自己独特的见解,然后将这些真知灼见变化成丰富多彩的文字呈献给消费者!

看那凋敝的美酒杂志吧!你让它们怎么存活?再也没有深邃的诗酒人生,再也没有变化万千的把酒言欢了!这个世界只剩下乘着公务舱到处飞行修理机器的技术工人!你想把美食杂志变成技术文摘么!我居然曾经可怜你每天躲在咖啡店的角落里研读葡萄酒书籍,原来你只是等待毁掉这一切!你创造的财富充满了葡萄酒的哀鸣,而在你的财富面前,我们的呐喊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那些趋利主义者与你一样可怕!他们抛弃了神的指引,他们亵渎了生命的可贵!这下好了!葡萄酒彻底沦为了工业的奴隶了!

都是你害的!你这个沙文主义者!你把你自己的孤独推向了全世界!你让全世界陷入了葡萄酒工业革命的万丈深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