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香茶成追忆,倒把西施有缘人

jhmgfnbvd

茶与花结合,便愈发浪漫。

夏夜,朗月清风,初开的荷花瓣,随日暮而收合。芸娘用小纱袋包了茶叶,放入花心。次日晨,取出茶叶,用天泉水来泡,香韵佳绝。

文:李冬晖 编辑:石怀锋

“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
——清・沈梅逸《浮生六记》

荷塘总是迷人的!白日里采莲,有霓裳少女、香草美人,荡着小船,唱着艳曲,戏谑笑闹去;月夜下制茶,有妙姬静女,蕙质兰心,眼波流转,浅笑低吟来。

先不论荷花茶的出尘之味,美娘子、月夜、荷花、茶,已然是一幅美盈盈的画!这般带着细细荷香、出尘无染的茶,款待何人才不会辜负了它?

美人爱浪漫,名士多风流。说起荷花茶的首创者,应是元代山水画四大家之一的倪云林。倪云林别号沧浪漫士,能诗,善画,嗜茶。清晨,太阳刚升起时,他到荷塘中,找花苞略开的荷花,轻轻用手指拨开,将茶叶置入花心,用麻绳扎好。第二天早上,把藏有茶叶的荷花摘下来,用茶纸包着晒太阳。如此三次,荷花茶制成。

“就池沼中,早饭前,日初出时,挥取莲花蕊略破者,以手指拨开,入茶满其中,用麻丝扎缚定,经一宿,明早连花摘之,取茶纸包晒。如此三次,锡罐盛,扎以收藏。”
——明・顾元庆《云林遗事》

沧浪漫士性格孤清,他所制的私房茶,是只招待不苟合于世的雅士的。可以想见,那一日,泉甘、器洁、焚香、点茶,那一时,吟诗、作画、听琴、赏花。知真味的人,围红炉对饮,将那香茶饮成一场宿醉,迷离中以明霞作被,半梦中用月儿点灯。天将白,朦朦胧胧地作卢仝问: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ku,ysfedas

翌日,午休时间去茶城,原是为茶友配滤网的,却无意被一把清水泥小壶吸引,再也拔不开腿。

这小壶,造型简朴,线条练达,色泽温润,气质恬雅,不由一见倾心。因壶身以美女乳房为原形,流部似嘟起的小嘴,戳盖,壶把为倒耳之形,故名倒把西施。

一百毫升的小身量,适合一两人品饮,正合我意。轻轻取来,置于手心,恰一手盈握,胎质细腻,手感颇佳。

落款为宜兴的经典陶坊,幸非某位大师所制,不然天价难求。即便如此,其价位仍不低。些许犹豫,在茶城转了一圈,发现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它,大大小小、各种泥料、各式造型的茶壶世界里,唯它与我有缘。不再多想,要下它,还为它配了花梨木的小茶盘、汝窑小杯和滤网。回来迫不及待开了壶。

如今,风流名士已故去,荷花香茶无可寻,唯余当年的明月、荷塘、茶香,叫后人悠然神往。然平日饮茶,有把称心的小壶,也是一种享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