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帕克猜想

这是个周五。像每一个周五一样,每一个勤奋却不享受工作的人早上都带着微妙的表情钻进交通工具,听着音乐或广播电台一步一步穿过拥挤的城市挪向工作地点。他们收发着每一条与工作无关的消息,为的只是让本来就毫无意义的时间变得更无意义一些,这样才显得即将到来的周末更加富有生命力。这只是个周五,像每个假期之前的那天一样,永不再来却碌碌无为。

不过在葡萄酒世界里,对一小部分的人来说,这个周五,注定是世界颠覆的一天。在这个周五,全球葡萄酒世界里,每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的神经都即将死死绷紧。

早上四点三十分,一条未经证实的短消息在葡萄酒食物链的最顶层开始蔓延开来。

罗伯特・帕克死了!

jvsdi8u

谁也不知道这条消息最早源自哪里。有人第一个想到了帕克曾经的女助手汉娜・阿格斯蒂戈,因为后者曾出书披露罗伯特・帕克酒评造假,不过很快就又被证明不是这位助手所为。紧接着目光又转向了那些被评分很低的酒庄庄主,这也很快就被证明了也是假消息。于是人们举起手推上了自己张开的下巴,转发出这条讣告,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想未来的葡萄酒世界何去何从。

首先行动起来的是葡萄酒收藏家们,而且在收藏界,顶级藏家们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一种藏家是开始偷偷大批量收购罗伯特・帕克之前给予极高评价的酒,不论价格统统买入——反正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但是相比这些钱,他们认为在今后这些酒的价格将凭借罗伯特・帕克之死获得飞升,到时候他们花掉的钱就显得物有所值得过分了;而另外一些藏家则开始暗中出售自己手中藏有的“罗伯特・帕克高分酒”。他们认为之前是名气造就了这些酒,而当他离开了葡萄酒世界这些酒的价格将会很快回落,甚至是大幅度跌破购入价格。所以最有趣的事情出现了,在葡萄酒收藏界中,虽然交易量环比略有增长,但是由于供求关系相同,罗伯特・帕克的高分酒价格没有跌落,也没有提升,一直稳定在原有的水平上。一切都没变化,就像罗伯特・帕克没来,也没走。

然后开始行动的则是那些被罗伯特・帕克影响的酒庄庄主们。他们不敢声张,不论是获得了好评的还是获得了差评的。获得好评的酒庄庄主们也在做着跟藏家们一样的事情,那就是卖掉自己的存酒或者开始囤积自己的高分酒不再出售,而这些变化都很快地被藏家们吸收了。不论怎么样,他们都在试图借罗伯特・帕克之死再从这位品酒大师身上赚到最后一桶金。他仿佛一个快被挖空的金矿,每个人都在拼命地挖,然后加紧步伐往自己的背包里塞,塞得越满越好。而那些获得差评的酒庄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就简单得多了。这个消息目前没有得到任何渠道的证实,这种未加证实的消息如果被散播出去而最终被证实是假消息,那些罗伯特・帕克的忠实拥趸们会把他们的酒庄拆了的——他们已经吃够了这种亏了。而不论是被好评的还是被差评的,酒庄庄主们都不约而同地做起了一件事:开始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塑造一个新的、更权威的、更传奇的“世界级品酒师领袖”。他们知道罗伯特・帕克时代过去了,他们需要一个新的代言人,代表着对优质和卓越的传承与对未来和变化的期许。于是,不论是好评酒还是差评酒,价格都没变化,品酒师大赛开始变得更多——虽然它本来就很多了。一切都没变化,就像罗伯特・帕克没来,也没走。

如果说一切都没有变化也是不准确的。人们开始更加理性地思考,思考罗伯特・帕克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以及他的酒评独裁对葡萄酒的未来产生的影响。在这个混沌非线的世界,这种近乎于叠加原理的绝对存在究竟是好是坏?诚然,他的品酒系统在最初混乱主观的葡萄酒世界当中独树一帜,以一种相对客观的方式尽可能给出每一款葡萄酒最接近真实水平的评价。但是,这么多年过去,这个系统依旧客观吗?或者说,使用和依赖这个系统的人——酒庄、酒商和消费者——他们依旧能客观地运用这个工具吗?更甚者,罗伯特・帕克本人依旧客观吗?我不知道,也没人能说的清楚。我只知道,后罗伯特・帕克时代来了,一个传奇结束了,寡头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于是全球葡萄酒业呈现了这样的一个状态:罗伯特・帕克依旧保持着很强的影响力,他评价过的葡萄酒——不论好坏——都还保持在原有的价格水平上。不过一些变化出现了:那些曾经被给出了差评的酒庄开始采取种种办法改善自己的品质以求在“后罗伯特・帕克时代”占领新的高地;而那些已经获得好评的酒庄开始思考如何改进自己的产品,思考如何酿造出更新颖、更迎合未来市场的、充满新感受的葡萄酒,力求在未来能够保住其在市场中已占有的领先位置。酒庄庄主们变得勤奋乐观了!而藏家们则开始趋于理性,开始寻找那些真正有收藏价值的、真正惊世骇俗的、难以忘怀的、能够震古烁今的葡萄酒,而非仅凭一纸评分就疯狂购入。一切貌似风平浪静,但是慢慢地,人们意识到,一个新的葡萄酒时代要来临了。

而就当人们开始适应这个新世界的时候,罗伯特・帕克本人突然出现在一个葡萄酒巡回活动中了!原来一切都是谣传!罗伯特・帕克还活着!原来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不过惊讶之后,人们又都是笑笑,然后继续着这个新时代。这个变革的时代,实在是令人难以割舍。即使是葡萄酒世界,人们也不希望存在一位独裁者。

文:孙晨晖(沈阳佐格恩贸易有限公司行政总裁  WSET 中级品酒师)  编辑:石怀锋 插画:王晓可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