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遇到每个人心中都藏着的那个酿酒师

我想几乎每个葡萄酒贸易从业人员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隐秘的愿望:想要成为酿酒师。不然的话,还能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能使得人们早早赶到托布雷酒庄(Torbreck)来参加它的品鉴会。这次品鉴的是其大获成功的托布雷小地块西拉干红葡萄酒(Torbreck Runrig Shiraz)混酿所使用的来自不同葡萄园的原酒。尽管很多人不会承认,但是品鉴会当天每个人都打造出了他自己的小地块干红混酿,并且有机会将其与最终酿酒师呈现出的最终产品进行比较。

文: Rob Geddes MW  编译: 赵娜  图片提供:Torbreck

Randy_Larcombe_Photo_Shoot_163

此次品鉴的组织者 James Young,以及酿酒师 Craig Isbel 分享了他们的观点,他们认为巴罗萨产区(Barossa Region)应当被视作为世界级的精品葡萄酒产区,与罗讷河谷(Rhône)、勃艮第(Burgundy)、和波尔多(Bordeaux)等顶级葡萄酒产区平起平坐。

巴罗萨与法国葡萄酒产区之间的一个关键的相似点是:数代传承的家族在葡萄园上的耕作。他们为这片土地以及葡萄贡献了来自人的影响因素。正如其他伟大产区一样,在这片土地上工作的人的作用也是当地“风土”的构成因素之一。土壤是造就此地西拉的表达因素之一。

法国葡萄酒产区与巴罗萨的一个显著的区别是:在巴罗萨,为打造一款伟大的酒或顶级品质的酒,葡萄可以来自不同土壤构成、不同朝向、不同位置的葡萄园。在我们这次品鉴中品尝到的正是来自几个不同地块葡萄的混酿,在我看来,这几乎等同于在波尔多,将来自玛歌村(Margaux)、圣朱利安(St Julien)、格拉夫(Grave)、圣爱斯泰夫(St Esteph)和波亚克(Pauillac)品质最佳、最古老的葡萄园的葡萄用于打造同一款佳酿。当法规不再给葡萄栽培带上种种枷锁,面对一些老藤,酿酒师不再被一些不必要的法规限制想象力,而获得追寻最佳品质的自由时,我们究竟可以走多远,做到何种程度?我们今天的品鉴,正是对此追问的探索。

Native_Plantings_(2)

酿酒的过程旨在提升果实本身的风味,因而也是提升源自产地的风味。在酒圈中人尽皆知,托布雷酒庄在葡萄酒成熟过程中,硫的使用量很低。

Craig Isbel 说道:“当葡萄酒在橡木桶中成熟的过程中,较低的硫含量是为了使酒可以进行自然的发展。”Craig 认为通过较高的硫含量(尽管仍低于国际标准)而打造一个相对更为无菌的环境,会降低酒的复杂度。

于我而言,这项技术是处于一个“灰色地带”。一些细微的果味呈现,以及挥发酸的痕迹,意味着在0.8~0.9g/L 的含量下,你便可以闻到其芳香。果味的芳香让酒更具表现力。减少人工干预可使其更充分表达葡萄园特征,有利于每桶酒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演化,直到发展到有风险的醛类。正如 Craig 所说:“我的工作,其实简直无事可做。”

我们品鉴的小地块干红选用了2012年份主要葡萄园的原酒。

vjsdio

托布雷小地块西拉这款酒的风格植根于孕育它的葡萄园。它呈现出了来自于南部 Lyndoch 的优雅紧致、来自北部的浓郁口感和 Western ridge 的强劲之间达成的绝妙的平衡融合。

Lyndoch

此地的葡萄园种植于19世纪80年代,位于南部,朝向冬面,因而气候凉爽,土壤富含铁矿石。Craig 认为这些铁矿石土壤带来了精致的单宁和芳香物质、新鲜紧致的结构和细腻的香气,这些特征在品鉴中的表现也非常明显。它在年轻时即显现出了酒精感。这个地块的原酒在最终的酒中占到大约33%的比例。

Rowland Flat

Rowland Flat 还不是一个正式的亚产区,但它几乎值得被认证为一个正式的亚产区。这块葡萄园种植于1880年,位于一侧的山地。表层土壤为沙土。位于杰卡斯酒厂(Jacobs Creek winery)之上的诺富特酒店(Novotel Hotel)附近。香气为烤果子、太妃糖、焦糖、深色水果、甜香料、熟肉,而在口中流动更为优雅、有浓郁的果味。

Torbreck_Vineyard_Map

Seppeltsfield

Seppeltsfield 酒庄(Seppeltsfield Winery)是一个独立的产区,而且是巴罗萨著名的 Western Ridge 的一部分。这里的葡萄树相对年轻,所以酿酒师的挑选是决定其品质的重要因素。其代表性酒品——“元素”(“The Factor”),展现出了更多的橄榄、黑色水果和强劲的风味。而托布雷小地块干红则拥有更多新鲜的果味、芳香、单宁丝滑。这里的粘土带来了力量和深度,铅笔芯的香气、橡木味、干香料和黑巧克力。口感圆润、单宁丝滑、香气浓郁有深度,带有摩卡、黑橄榄味道。由此可以看出:粘土给予了丝滑的单宁,而铁矿石带来更为清晰刚劲的单宁。

Greenock

Craig 认为格陵诺克是最适合歌海娜的产区。我们品尝了来自于一个古老葡萄园的原酒,这块面积为1公顷的葡萄园始建于1860年。其较为肥沃的土壤带来了黑色水果特征以及黑巧克力香气。入口有直接的果味和单宁感,但在中段消失。芬芳的香料元素给最终的成品酒带来颇具特色的风格。

Moppa

Moppa 同样历史悠久,葡萄园建于1860年,土壤类型包括沙土、石灰石和花岗岩。在最初种植的时候,来自德国的农民在沙土质的葡萄园里种植慕合怀特(Mataro),将西拉种植在山顶土质较硬的土壤中,这是一个早年间基于常识、针对特定地块进行种植的典型案例。Craig 认为 Moppa 这是一个非常小的产区,但是被市场驱动而扩张,产量超过其葡萄园的负荷。我们品尝到的来自 Moppa 的酒展现出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因素:上佳的结构感、持续的焦糖、李子味道以及悠长的回味。非常新鲜、芳香,酸度愉悦,口感有深度,均衡、持续。入口有力、充盈着浓郁的果味。

Ebenezer

Runrig 中所用的 Ebenezer 的葡萄来自鼎鼎大名的艾德里安 · 霍夫曼(Adrian Hoffman)家族的葡萄园。酒中交织着复杂的橄榄、小黄瓜、近乎草本的香气以及黑巧克力和咖啡香气。平坦的地势使得葡萄更容易接近地下水位,从而使其酿造的葡萄酒更强壮有力、有深度和结构。酒体非常饱满,口感超级丰富,极优的深度和浓郁度,多汁美味,令人欣喜。

作者简介

L09_7571-2

拥有超过30年的葡萄酒行业从业经验,身兼葡萄酒作家、顾问、评论家、评委、教育者等多重身份。他是澳大利亚第三位葡萄酒大师(MW, Master of Wine)。作为葡萄酒作者,他获奖无数。他还曾在不计其数的国际葡萄酒比赛中担任评委。他是每年发行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年鉴》(Australian Wine Vintages)的作者以及应用软件“A Good Nose And Great Legs: The Art Of Wine From The Vine To The Table”的创始人。

通过他的工作,他希望将有关葡萄酒的复杂科学转变成易于理解的概念。他亲切易懂的文风、诙谐幽默的授课方式深受世界各地葡萄酒爱好者的欢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