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能量的爆发 ——访唐培里侬酿酒师 Richard Geoffroy

iuyhgtfv

唐培里侬香槟王,正是以创新、独到、革命的精神而由唐・皮耶罗・培里侬(Dom Pierre Pérignon)修道士创建,如今这个品牌秉承着创始人的理念依然不断开拓新的境界,为世人带来开启创造力的一个空间。

编辑/文:王  欣

众所周知,唐培里侬香槟王的创造力体现在全身心地酿造年份香槟,每一瓶唐培里侬香槟王仅由单一年份的葡萄酿制。唐培里侬香槟王追求令其每一款年份香槟皆具逐渐演变的潜质。在深邃静谧的酒窖中,香槟历经臻萃这一过程。

唐培里侬香槟王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演变过程并非线性的变化,而是以一种进阶式的跳跃方式呈现,这种形式被誉为:“臻致时刻(plentitude)”。唐培里侬香槟王的每一个臻致时刻都展现出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成就一番别具一格的感官体验。

第一个臻致时刻的到来至少需要8年的带渣陈酿,酒体达到完美的平衡后方能问世。其中极少部分将被珍藏,期待它们在悠长岁月中慢慢陈化,直至第二个臻致时刻的来临。

第二次臻致时刻(即P2)则需至少16年精雕细琢方可呈现:历时更为长久的带渣陈化及持续的监控管理。P2酒体展现前所未有的瑰丽,更显磅礴气势。这就是唐培里侬的第二次臻致时刻,带来臻致的能量。

随之而来的第三次臻致时刻需要至少25年的带渣陈化,而后酒体翩然升华,踏入一个罕为人知的崭新境界,即复合的巅峰。2014年深秋,正值1998 Champagne Dom Pérignon 的第二次面世时机,我们有幸得以与总酿酒师 Richard Geoffroy 进行一番深入交流。

ikujyhtgr

《中国葡萄酒》:您能否为我们描述一下“臻致时刻”的定义?

Richard Geoffroy:我认为在此之前先要理解唐培里侬“年份香槟”的意义和特点,这是最根本的第一步,只有在充分理解“年份香槟”内涵的基础之上,才能够体会“臻致时刻”的深意。因为年份香槟是诠释唐培里侬精髓的最佳注解。

唐培里侬作为“年份香槟”的引领者,其精髓在于创造力,年份香槟的精髓就在于它只能源于一个特定年份,我们对酿造最优质的年份香槟始终抱有坚定的信念。对唐培里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对每一个年份的完美诠释,令每一款独一无二的年份香槟彰显鲜明的个性,并通过每一瓶佳酿的唯一性体现唐培里侬的超凡品质。

酿造唐培里侬香槟的过程中,很多时候看似不利的条件往往能够造就出惊人的硕果。这也是应对挑战的意义所在。当你面对挑战并克服的同时,你也见证了自我成长与升华;若你始终满足于安逸之中,你将安于现状。这适用于所有人,也是我们的处世信条。

因此,“再造”的概念呼之欲出。每一个年份香槟的诞生都经历了再造的过程。每一瓶唐培里侬年份香槟均来自于同一年份葡萄质量俱佳的丰收,而该年份也必须经过极其严格考量,方能被认可。倘若该年所收获的葡萄品质不符合唐培里侬的考量标准,这一年将不会存在年份香槟,我认为这是一种决不妥协的精神。

需要解释的是“第一个臻致时刻”,到达第一个臻致时刻至少需要8年的带渣陈酿后方能问世,此时产生的香槟的的确确就是“年份香槟”。有人认为应该将此时的唐培里侬年份香槟命名为“第一个臻致时刻”以保持统一性,其实不然。正如刚才所说的,我认为“年份香槟”是唐培里侬的象征,我们坚持展现每个年份最本质的魅力。这是属于唐培里侬“年份香槟”的价值,随后才会衍生到随之而来的“第二和第三个臻致时刻”。ikujyhtgrfcdexs

《中国葡萄酒》:16年前,您已预见性地为“第二个臻致时刻”的诞生着手准备。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更上一层楼,挑战极限?

Richard Geoffroy:不得不说,这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在酿造和调配每个年份香槟之时,我们的目的就是赋予它具有经历3个臻致时刻的潜力。唐培里侬的酿酒师从不会强制改变,因为那是不稳定的未知数。所谓创造,就是惊喜诞生的过程。在酿造年份香槟时,我相信只要相关指数达到标准,我们便对所选的优质年份抱有信心,不仅如此,我们对我们的葡萄园和酿造技术也充满信心,并坚信我们的精湛的酿造技艺能诠释与演绎该年份特质与非凡魅力。在造访了许多葡萄园之后,我对葡萄酒的本质有了充分的了解。因此,早在16年前我便确信年份香槟将经历三个“臻致时刻”。

我曾经这样问自己,是否所有的年份香槟都要注定会经历三个“臻致时刻”,我的答案是确定的。我认为,如果唐培里侬年份香槟不经历“臻致时刻”,不汲取岁月的积蕴,那将会是非常可笑的。与我而言,“年份香槟”只有具备经历逐渐演变的潜质,才足以被冠以此名。处在任何阶段的年份香槟都将经历这一演变过程。

《中国葡萄酒》:您觉得您个人的经历和“第二个臻致时刻”或者“第三个臻致时刻”的演化过程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Richard Geoffroy:确实是有相似之处。我曾经学医,明白进化是一个必然过程,每个有机的生物都会经历,而我们的星球,包括星球上的一切都是有机的。进化的过程并不是一条直线,它甚至不是一条有固定弧度的曲线。我认为进化或演变本身的起伏是很内敛的,甚至会慢慢消逝。这仅是我的个人理论,但我认为这是有实质意义的。我把这称之为“临界理论”,进化或演变的本身是无形的存在,它不会具象地显现,但就在你添砖加瓦的过程之中,它会渐渐展露在你眼前。

酒体本身与其中包含的酵母都是有机的,而酵母中数十亿单细胞的聚合使酒体充满能量,洋溢着无限的生命力。在唐培里侬“臻致时刻”的缔造过程中,酵母也经历着曼妙而活跃的成熟过程,酵母的诞生源于葡萄园中葡萄原始物质的精髓,为酒体注入复合、深邃、张弛有度的灵动魅力。

如果我们赋予酒体以不同的维度,那么从水平角度而言,“第二个臻致时刻”的口感圆润浓郁,极富延展性;从纵向角度而言,经历了至少16年的陈酿,“第二个臻致时刻”的口感俨然攀至全新的高度,悠长萦绕的香气层叠绽放,令酒体展现出源于自身的天然魅力。我认为,精确是事物表现的一种方式。唐培里侬“第二个臻致时刻”的馥郁口感源自其严谨精准的酿造理念,其精确性在极富延展性而不失平衡的细腻口感中展露无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