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浆诞生记

一个开始

梦想是什么?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答案。而对于一名品酒师而言,恐怕大家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将自己的身份转换为酿酒师,将灵魂融入一瓶美酒,再让自己的葡萄酒哲学在无数橡木桶中陈年许久,然后优雅地老去。

我现在坐在街边的咖啡店,位子靠窗,面对着街面。我坐在这里背对着太阳欣赏日落,看人们不紧不慢地在我面前走近又走远。一个小时过去了,咖啡还温热,空气凉爽干燥,适合做出决定。

夕阳下,我们集合于此,曾经的老师也来了——就是这些人,伴随着我对于葡萄酒的初体验,也正是那一次分别之前,我们约定在今天,一起离开熟悉的品酒事业,带着这些年岁月对我们的沉淀和发酵的更加香醇的葡萄酒知识,在这个日落时刻开始选址、种植、打理果园——迈步走向自己的梦想。

一次意外

人类是这个世界上能听到声音最少的生物之一,我们能听到的太少,能看到的太近,能理解的太有限。我们几乎不可能彻底了解这个宇宙,甚至这个有限的地球。

几乎所有的庆祝都是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痛苦而诞生的——不论是生日,还是国庆日。而我们的认识是如此的局限,以至于若干年后,我们经常忘了这些沉重的回忆,只剩下了庆祝和嬉戏。

我们将植株的身体折断,将果实的母子分离,他们的骨血融成了一片,他们的残躯铺陈大地。

所以,若是我们能看得见,那么本是酒香飘荡四溢的葡萄园,应该看得见泪水潸然吧。

所以,若是我们能听得见,那么本是充满丰收喜悦的葡萄园,应该听得见哀鸿漫天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用生命对待葡萄酒的原因——并不是我们赋予了葡萄酒生命,它本身就是个活生生的、充满了奉献与眷恋的生命。

在我们这群人当中,有个年轻人——他中等身高,中等胖瘦,中等模样,中等大小的眼睛,眼神却奕奕发光。他话很少。每晚我们都围着篝火在一起饮酒,等待拂晓,等待第二天的际遇。我们畅快地聊天,只有他默默端着酒杯坐在人群中间,也不说话,闪烁着发光的眼睛一直看着天际,不知道是在享受黑夜,还是在等待黎明。他也是品酒师,是我们这群人当中最年轻的品酒师,并且优秀,以至于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是如此的广阔,他完全可以选择一种更舒适、更惬意的人生,可偏偏却选择了这样一条艰辛、曲折的道路。我们也无数次地试图揣摩他所想,有时会直接向他询问,可他只是挠挠头发,害羞地说,“我喜欢葡萄园里落日的样子。”

终于,他可以每天看葡萄园的日落了。

春天,万物复苏,每天清晨,空气中都充满了生命的味道。闭上眼睛,你仿佛听得到植物抽出新芽的声音。我们一行人,在这个季节里开始了对葡萄园的耕作。我们整理土壤,清除杂秽,给植株剪枝嫁接。天公也作美,这一年的天气温暖和煦,幼小的新生命在世间的一切眷顾的条件下健康生长。直到一天清晨,雾霾突然沉积在葡萄园当中,并夹杂着寒冷的小雨滴。

倒春寒来了。

他每晚都睡不着,所以在他习惯性地等待日出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反常的天气。他匆忙穿好了衣服,叫起了我们,在我们手忙脚乱地准备的时候,他一个人走进了葡萄园,消失在阴霾的雾中,再也没走出来。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我们在陡峭的山崖下发现了他冰冷并双眼洞开的尸体——他匆忙地开始在葡萄园中布置火盆,填充柴火,准备为葡萄园取暖。当时天刚刚发亮,加上大雾,他在布置第七个火盆的途中,摔下了山崖。而我们则忙于工作,忘了没来吃午饭的他。到了晚上我们才开始寻找他的踪迹——可是太晚了。

在我们发现他的遗骸的时候,还发现了他握在手里的一棵老藤的残枝。

后来,他的墓冢就安置在山坡上那株老藤的旁边,每天看着这里的日落,和日出。我们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走入了这个世界,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把最美的留给他,然后不停歇地沿着我们所坚持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所以我们决定,将这一棵树所酿造的葡萄酒,永远存留。

这一桶酒里,生命的味道更浓郁。这一桶酒里,执着的气味更明晰。

一个结局

“这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品。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年份,出现了如此惊世骇俗的作品!我们无法得知是怎样的一群人造就了这般的美酒佳酿,但是显然,这些美酒将被历史铭记,他们的故事将被世代传送!”

“全球各地的名酒拍卖行均涌入大量收藏家试图买到一瓶今年出现在市场上的美酒佳酿,这些没有悠久历史和显赫家族的葡萄酒如同热带风暴一般席卷了世界上每一位品醇客的味蕾,人们都对他趋之若鹜,价格一路飙升,甚至超过了传统的波尔多名庄!”

人们为之疯狂,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知名葡萄酒从业者都给予了这瓶酒空前绝后的高分和难以置信的高度评价;所有的媒体都试图找到并且采访这些酿造出这般美酒的人;造假者们蠢蠢欲动,可是面对这样接近完美的作品即使是最优秀的造假者也束手无策;这些美酒在全球拍卖市场价格一路飙升,传统的名庄酒价格不断下跌,酒庄主们看着自己的库存欲哭无泪。

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而在那个小村庄,一切平静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这些人依旧照料着葡萄园,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开始各自收拾行李。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为之奉献众生的事业,他们要离开这片土地了。

他们就像是葡萄酒世界里中的巴赫——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一项伟大的事业,只是他们并不为了上帝,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最原始的固执。现如今他们证明了他们的坚持的价值,并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一份最纯粹的礼物。现在他们要走了,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重新开始。

最后一晚,人们一起坐在地窖门口,将自己酿酒师的徽章放进一个镶了所有人照片的铁盒子里,放进地窖的中央,旁边还摆放了那桶为了年轻人而留存的美酒,并在旁边树立了一块石板,上面镌刻着一行字:

勇气,毅力,纯粹,梦想——一切美酒的开始。

然后他们亲手用土将地窖掩埋,在拂晓来临之前,离开了这个村子。

文:孙晨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