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的语言

Tasting-notes

文:迈克尔・舒斯特    编辑:石怀锋

语言是文明得以延续的一种基本方式,任何领域中都有其独特的语言。葡萄酒也自然有其特有的语言。这对于酿酒厂之间交流酿酒工艺,或是消费者品鉴葡萄酒,都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那些档次较低的酒来说,不需要用太多的词汇加以描述。因为即使它们喝起来不错,可以给人们带来足够的愉悦感,但它们身上值得描述的优点实在有限。相反地,那些档次高的葡萄酒包含无数精妙之处,会像音乐和美术作品那样挑战我们感知和描述的能力。

诚然,葡萄酒是一种饮品。除此之外,葡萄酒还包含三种让我们着迷的要素:其一,显而易见,葡萄酒是一种复杂的集合体,能带给我们多种多样、各自可被辨别的感觉,这其中却又包含着无数种组合的可能性;其二,我们的鼻子和嘴巴可以从葡萄酒中感受到极其丰富的味道和质地;其三,葡萄酒清澈透亮的液体特质,使我们的口腔和嗅觉器官能轻易地对其进行一段时间内的品鉴,并借此感知、分辨、考量其每一项独立的要素。
因此,葡萄酒也包含一些其他领域极少使用的词汇。所以,对于品酒来说,首要问题在于,了解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葡萄酒的特定个性和带给你的感受。想象一下,“平的”(flat)这个词在英语中的各种含义,依据语境的不同,它可以指公寓、缺乏生意头脑,也可以指音乐中的降半音、泄气的轮胎,可以形容毫无立体感的绘画,还可以指跑没了气的起泡酒。

模棱两可、不准确、荒谬、夸大其辞:有些批评者常指责葡萄酒语言模棱两可、一团乱麻,或是夸夸其谈。虽说这些指责常常是公正的,但是我认为与其说它们反映出词汇不能被有意义地应用于葡萄酒领域,倒不如说是反映出有些人不愿意认真地去挑选、使用词汇。

你只要读读休・约翰逊(Hugh Johnson)、杰拉德・阿舍(Gerald Asher)、安德鲁・杰福德(Andrew Jefford)等语言大师经过深思熟虑的著作,就会发现葡萄酒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描述得清晰、有启发性而恰当。但这样的高度,不经过艰苦的努力是无法企及的。

恰当的词汇和有意义的联系:有些所谓的葡萄酒语言几乎不能传达信息,自然会被耻笑。如果低档葡萄酒被过高评述,其结果自然是盛名难副。和被品鉴的葡萄酒不甚相干的华丽辞藻,与酒本身平庸的品质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这无疑会被人嘲笑,因为这样显然不恰当。
只知道在某种葡萄酒中可以尝到许多水果和植物的香气和味道,并列出一份似乎包罗万象的词表,却不知道它们之间是如何相互关联的,这是一种缺乏启迪的表现。关键并不在于一个个单独的要素本身如何,而在于它们之间是如何整合的。当然,这就需要一定程度上的主动思考了。

下面这个简单的例子,或许会对你了解如何塑造自己对葡萄酒的印象有所帮助。
你刚刚品尝过一杯产自新西兰的马尔堡长相思(Marlborough Sauvignon Blanc),在观察过其外观并闻香之后,你在尝第一口之时,留意到了以下这些“单独”的特征:
酒精度:中等饱满
酸度:清爽
香气:丰富
你可以将其写成以下这样一句流畅的话:
这是一款清爽且香气丰富的中等饱满的葡萄酒。
这句话清楚地说明了该种葡萄酒的酒体和风格,但并没有提及香气的风格及品质。

尝第二口后你也许会记下这些:
甜/干度:干
香气:饱满的成熟鹅莓和热带水果香气
余味:悠长,果香(鹅莓味)浓郁,果味(荔枝味)也很绵长

那么你可以把它们总结成以下这样一句话:

入口干爽,有饱满的成熟鹅莓与热带水果的香气,余味悠长,富含荔枝和长相思葡萄的果香,回味绵长。
现在你已经做出了一份观察全面细致的、完整的“品尝”笔记,虽说没有做出任何明确的“评价”,但凭借其中丰富的信息,你可以将这种葡萄酒引入脑海,日后参考这些笔记你就可以准确地对其加以回忆,这两点都是认真做笔记的重要理由。对于这个例子来说,完整的品酒笔记应该是这样的:

这是一种中等饱满的葡萄酒,酸味清爽,香气丰富;口感较干,有饱满的成熟鹅莓和热带水果的香气,余味悠长,其中富含荔枝般的果香和长相思葡萄特有的芬芳。

经常在家中进行这样的联系并品尝多种葡萄酒的话,你很快就能见到成效。清晰的思路会造就清楚的笔记,随着你建立自己感知的节奏,并逐步丰富自己的词汇,品酒时你将越来越容易做出流畅且信息量丰富的笔记。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