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葡萄酒大师(二)气候是葡萄酒之魂

  气候是葡萄酒之魂

  Climate is the Heart of Wine

罗布 · 格迪斯,澳大利亚 Clare Valley 生人。他早年间在澳大利亚葡萄酒知识局工作,后又从事顾问、自由记者和葡萄酒作者等多样化的工作。他累计进行澳大利亚葡萄酒文化传播工作达30余年,走访了澳大利亚的各个产区,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发展史方面的专家。

他珍视澳洲辽阔土地赋予的产区气候多样性,并声称“气候”才是决定一款葡萄酒风格的灵魂因素。他鞭辟入里地为我们分析了澳大利亚葡萄酒发展史中的每一步跌宕起伏,并对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发展提出了宝贵意见。

《中国葡萄酒》:我们知道您在考取葡萄酒大师资质前从事葡萄酒教育工作,其后又担任了资深咨询、采购、撰稿人等职位,并继承出版了《澳大利亚葡萄酒年品鉴册》(Australian Wine Vintages)一书第26期至今的内容。在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界,您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那么当初是什么因素驱使您进入葡萄酒行业的?

Rob Geddes MW:我很幸运地出生在 Clare Valley,所以就喝遍了家乡优质的葡萄酒。大学期间,我发现我可以轻易辨别来自 Clare Valley 的所有葡萄酒种类。我的教授认为我有味觉天赋,所以就鼓励我进入葡萄酒行业。毕业后我在澳大利亚几个产区工作过一段时间,然后非常幸运地加入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知识局(Wine Information Beareau)。这是一个在澳大利亚各大城市都有分部的教育组织,主要面向大众传播基础的美酒美食知识。在澳大利亚这样物广人稀的国家,我们的影响力非常大。

1988年,我认为时机成熟了,就选择去伦敦学习葡萄酒大师课程。这在当时是很冒险的举动,因为当时 MW 还没有在全世界流行起来。

学成归来后,我开始做葡萄酒买手、顾问、撰稿人、活动策划师以及培训师,也出版了自己的书籍。直到《澳大利亚葡萄酒年品鉴册》的前作者找到我,希望接替他退休后的工作继续将此书出版下去。这真的是一本伟大的书,从1979年第一刊出版以来,一直记录着澳大利亚最顶级的葡萄酒。自从接下这个工作,我就开始不停地在澳大利亚各地做品鉴工作,每个月至少写600份品酒笔记。

《中国葡萄酒》:澳大利亚葡萄酒最明显的特点是广泛的地域造成的风格多样化,相比之下年份之间的差异要小得多。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Rob Geddes MW:我完全同意。每一瓶酒都有三个要素:谁酿的(Who)、在哪里酿的(Where)和用什么葡萄酿的(What)。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来说,“Where”的因素最重要,产区的气候特征决定了葡萄酒的灵魂。

因为澳大利亚比整个欧洲的面积都大,所以气候条件特别复杂。我经常对别人说,澳洲其实囊括了所有欧洲经典产区的气候特点,比如我们有6个产区和波尔多的气候条件十分相似,又比如在坦斯马尼亚我们可以酿造出优雅的黑比诺。

年份当然也很重要,但由于澳大利亚气候的差异真的很大,很难说某年是不好的年份,因为坏天气最多只会影响到几个产区而已。《澳大利亚葡萄酒年品鉴册》一书的意义正在于此。由于它每年只介绍10%的优秀酒款,所以每一年的内容会有很大的变化,当年气候条件好的产区会有更多酒款入选,这对消费者具有指导作用。

《中国葡萄酒》:澳大利亚葡萄酒经历了怎样的从无到有的过程?其中有哪些中国葡萄酒行业可以借鉴的大事迹?

Rob Geddes MW: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发展史其实是学习的历史。从最早的18世纪到19世纪中叶,澳大利亚人花了整整100年的时间学习自己国家的气候、风土和适种葡萄品种。

1850~1914年间,欧洲2/3的葡萄园遭到根瘤蚜病的破坏,使得全球葡萄酒市场处于供应短缺的状态,那是第一次外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澳大利亚葡萄酒,也是澳洲酒历史上的第一次黄金时期。如果追溯历史,你可以发现很多澳大利亚的酒庄是在1870~1890年间建立的。

在过去的200年间,澳大利亚葡萄酒在全球共经历了5次销售热潮,虽然知名度还比不上一些老牌旧世界,但是我们胜在性价比上,所以发展得一直不错。但是过快的发展速度也带来了相应的问题,比如我们的葡萄藤普遍偏年轻,比如一些廉价的大批量酒的生产损坏了高端酒的名声等等。

我认为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应该慢慢来,需要有一个不断从错误中改正的过程。中国也是一个发展速度很快的国家,也许也会和澳大利亚犯同样的错误。中国的葡萄酒行业可以多从澳洲同行处吸收一些这方面的经验。

《中国葡萄酒》:这次来中国,参观了延怀河谷产区以及云南弥勒产区,又接触到了中国的酒商和消费者们,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Rob Geddes MW:这次的中国行是我迄今为止经历最棒的一次。中国是澳洲葡萄酒目前销量最大的国家,中国人学习葡萄酒的热情又高,所以我很看好澳洲葡萄酒、尤其是高端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未来。

中国的葡萄酒产业规模很大,历史也比较久,但是真正的发展还是在近40年。我认为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去了解不同产区的土壤构成、气候条件、适种品种。这个过程急不得。不过,相比于新世界国家刚起步的阶段,中国葡萄酒产业的专业化程度已经遥遥领先了。

人物简介

罗布 · 格迪斯

Rob Geddes MW

继承出版了《澳大利亚葡萄酒年品鉴册》(Australian Wine Vintages)第26期至今,内容涵盖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酿酒师的介绍;

Drink Trade 杂志品酒编辑;

顾问、自由记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