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历史,心怀敬畏——访桃乐丝第五代庄主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

300ppp_JPG_TORRES_MiguelTorresMaczasseK_ProCrea_YZ4B0095

桃乐丝酒业集团总经理,即桃乐丝家族第五任庄主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今年41岁,帅气逼人,同时成熟稳重。虽然我是第一次见他,但见过他的父亲几次,父子俩长相、气质极为相像。

庞大的桃乐丝酿酒集团在桃乐丝家族继续传承,也许面孔是新的,但家族的酿酒理念、销售原则不会改变。桃乐丝庄主依然会出现在很多国家的餐厅,向餐厅推荐桃乐丝葡萄酒,在很多国际市场的桃乐丝葡萄酒活动中你依然能发现他的身影。

300ppp_JPG_TORRES_FamiliaTORRES_fomal_Procrea_YZ4B0095

对于家族传承人来说,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的人生仿佛一条被设定好的道路,从求学到工作一直在为他接替庄主之位而从各方面充实自己。米高毕业于位于巴塞罗那的西班牙顶尖大学 ESADE 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 也曾在Rovira I Virgili 大学攻读酿酒专业。他亦就读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 Kennan Flager 商校,专攻国际市场销售。他曾在法国达能集团市场部工作,之后转到更靠近葡萄酒的领域——香水,在纽约担任市场经理。

2001年,绕了一圈,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米高回到桃乐丝集团,任旗下简雷昂酒庄总经理。2004年,他被任命为桃乐丝集团市场总监,负责产品开发、公关和新产品上市。2009年米高又担任桃乐丝智利酒庄的执行总裁。

2010年智利大地震摧毁了酒庄近1/3的建筑,正在美国的米高赶回智利,还是从阿根廷乘汽车穿越安第斯山脉,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风险管理的经验,并加速智利酒庄有机栽培的实施。保护当地品种,尊重当地风土,不仅在西班牙佩内德斯,米高注重与大学合作,栽培当地古老品种,在智利,他同样使用500年前就引进智利、但在智利被低估的 Pais 酿造出桃红起泡酒 Estelado。2015年4月,在北京庆祝桃乐丝黑牌葡萄酒玛斯拉普拉那40周年的活动中,除了回顾黑牌的经典发迹史,我们还聊到关于家族、关于奉献、关于历史、关于传承的诸多话题。

gytrs

编辑/文:王 欣  资料提供:Everwines 咏萄

《中国葡萄酒》:对于超过百年的传统酒庄,你们在美国加州、智利建立酒庄开拓新产品,那么在西班牙本土,你们的拓展包括哪些?

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桃乐丝酒庄一直以佩内德斯为根据地,10年前,我们开始在加泰罗尼亚、杜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等产区建立酒庄,现在我们在里奥哈、卢埃达、巴贝拉、塞格雷河岸、贝利奥拉特、特拉阿尔塔、下海湾等产区都有自己的基地。我的祖父经历过二战,他要选择一片远离战火的土地,所以早在70年代就在智利这片酿酒葡萄的乐土建立了酒庄。对于我们家族的第五代来说,在继承桃乐丝版图的基础上,我们希望将注意力放在酿造精品酒方面。上个月,我们在杜罗河岸购买下14公顷40年树龄的葡萄园,这里拥有优质的风土条件,以酿造精品酒。

《中国葡萄酒》:40年前玛斯拉普拉那黑牌葡萄酒的创立,被誉为当时最重要的创新之举?创意是怎么来的?

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玛斯拉普拉那的创立的确充满创新,当时在佩内德斯产区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品种是不允许使用的,我父亲当时的想法是为什么西班牙不能像超级托斯卡纳(Super Toscan)那种通过引进国际品种来创新?正好与超级托斯卡纳处于同一时期。所以,父亲选择这片29公顷的单一葡萄园栽种赤霞珠、品丽珠(Cabernet Franc),之前这里都是本地品种堂普尼罗(Tempranillo)。这里的土壤有石灰石、白云岩、第三纪冲积土,都是非常适合赤霞珠品种的土壤结构。

iuytre

《中国葡萄酒》:作为成功入驻中国市场已有18年的进口商,您对中国市场怎么看?您怎么进行下一步的战略布局?

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就像我们当初进入中国市场时那样,我们对中国市场依然充满期待,有挑战,也充满惊喜。如今新的一代消费者已经培养起葡萄酒的饮用习惯,在对葡萄酒的需求方面会呈现丰富多样的类型。而对桃乐丝中国来说,这么多年扎根在这里,为这里的消费者服务,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同时也在成长。就布局来讲,我们的酒款系列非常完善,未来我们继续与知名品牌合作,通过体验店、各种品鉴活动为消费者提供服务。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不仅是酒商,我们也是充满感恩之心的家族企业。在四川旺苍县福庆乡捐建希望小学,是我们慈善工作的一部分。

《中国葡萄酒》:在保护本土品种方面,你们在西班牙本土的工作有哪些?

米高・桃乐丝・玛莎瑟克:我们与 Tarragona 大学、法国蒙彼利埃大学合作,进行包括36种之多的本土品种的保护,比如 Queroc、Garro、Gonfaus、Moneu,都是属于加泰罗尼亚历史品种。2009 Grans Muralles 即采用 Queroc、Garro 酿造而成。虽然栽培实验花费很多,但我认为我们非常值得去做,因为我们根植于此,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历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