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随波逐流的女酿酒师

创立于1849年的御兰堡(Yalumba)酒庄,在希尔 · 史密斯家族六代人的努力下,成功演变为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中的传奇故事,更为全世界葡萄酒酿造者所羡慕。御兰堡经160 年光景越发壮大的秘密在于把酒庄的传统和创新玩转得炉火纯青。

对于酿酒师来说,监护好这个“传统-创新”的任务可谓不易,但 Louisa Rose 不辱使命,甚至完成得非常出色,她总能很好地胜任多种角色。

在墨尔本长大,在南澳罗斯沃斯学院学习酿酒的她在御兰堡参与酿制了1992年份酒,并在 1993年回归整个大团队。22年之后,Louisa 和许多的传奇人物并肩作战,几乎参与所有酿酒到酒窖管理的每个方面,这些都促进她在2006 年成为当之无愧的首席酿酒师。

这位女天才在1999 年荣获“巴罗萨年度酿酒师”的名号,2004 年在伦敦,她被国际葡萄酒与烈酒挑战赛授予“国际葡萄酒业女士”。2008年,Louisa 被著名美食旅行者酒杂志授予“年度酿酒师”的荣号……

获得如此多殊荣,不仅仅是因为她亲手将希尔 · 史密斯家族旗下包括御兰堡等众多酒庄变成行业领先者,还因为她拒绝随波逐流,追求风格和潮流,为现代摩登时尚中倾情呈现最个性鲜明的葡萄酒之选——尤其是她将维奥涅尔(Viognier)这个白葡萄品种演绎到世界的巅峰。

《中国葡萄酒》:你因研究克隆品种而出名,那么你是怎样筛选出你想要的最佳研究结果?

Louisa Rose:我认为不同的葡萄品种要等到种植在不同地方表现良好之后,还能完美表现出不同的风土,这时你才能说它是不是一个好的品种,比如西拉。我很喜欢意大利的 Barolo,但 Nebbiolo 这个品种就不适合在其他地方种植。另外,有些品种因为自身特点和结构特征也达不到最佳的表现力。

至于克隆品种,有些虽然表现比原始品种更出色(它们必须要适应不同的风土),但实际上,你想要的是扩大它的种植量。以维奥涅尔葡萄为例,我们从法国罗讷河谷 Condrieu 移植过来,但人们不希望它有那么高的酒精度,所以,如果我通过克隆技术把酒精度降低了1%,它就变得完美了,但是这起码要10年时间我才能告诉你是否它真的出色。

《中国葡萄酒》:澳大利亚酿酒师女性很少,但当你担任首席酿酒师时才30多岁,你成功胜任的秘诀是什么?

Louisa Rose:无知者无畏吧。我读的是一所墨尔本的女校,并且我认知到随着成长我们可以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情,并选择一个我所想要的职业。

《中国葡萄酒》:你的葡萄酒事业中,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Louisa Rose:维奥涅尔(Viognier)。

当我走出大学校门,我从来没听说过维奥涅尔,并且那时候也没有互联网能查的到。我不知道它是怎样成熟,也不知道怎么种植它。我们只能不断地实验,使用本土的酵母,氧化处理,使之逐步可行。我打破了所有我学到的知识。我非常荣幸能当这个过程的执牛耳者——从一无所有到感觉到一些成就感。

《中国葡萄酒》:这辈子最后一杯酒,你希望是什么?

Louisa Rose:一瓶老年份的雷司令,也许是来自 Pewsey Vale。它们非常的传统和纯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