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家族使命+激情传承——访里弗森庄园市场经理Loren Trefethen

DSC_1676

编辑/文:张 健  资料提供:屈臣氏酒窖(上海)有限公司

屈臣氏酒窖公关部的 Grace 微信给我,有个加州酒庄少庄主过来,问我能不能做个采访。“加州酒,最近可是在国内频频抱团亮相,虽然我一直爱好重口味,但也有审美疲劳了哈。”

“哪个酒庄?”酒庄的品质可是我们的职业采访底线。

“Trefethen Family Vineyards。”

哦,原来是它!之前做盲品时他们家的2007年份 Merlot 的混酿让我印象深刻呢。不算年轻的酒依然果香突出,典型的香草和成熟水果的香气,入口有力的单宁,活跃的酸度,RMB300,一切那么美好。“好喝不贵”,一直是我爱酒的座右铭。然后在我们去年的 Top100评选时,我也总拿它来“试酒”,作为每个专家组的标准样酒。

于是为了这个奇缘和好奇的心理,我欣然答应,一窥此酒庄之究竟。然后,我便见到了留着浓密络腮胡子、着粉色衬衫、一副标准的不羁的美国青年的模样。不过说起自己的家族和酒庄,他很快换上另一副表情,不厌其烦、彬彬有礼地讲述他们家族的葡萄酒之路。

里弗森庄园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纳帕谷种植葡萄并酿酒,但 Loren 坚称他们的“酒庄”历史很悠久,是成立于1886年,他的父母在1968年将它买下来。当时的60年代几乎还没有人在葡萄酒创业上取得真正的成功,而且购入时酒庄已经严重失修,对于里弗森一家的冒险,亲友送他们两个字“疯了”。然而随着像 Jon Ruel 这种在加州葡萄种植领域专家级的人物加盟到里弗森庄园,酒庄更是焕然一新。Loren 的父母张开双臂迎接他们,并没有将他们作为雇员看待,而是与所有人共享同一个激情——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为了酒庄的蒸蒸日上而努力。如今,里弗森酒园不仅是加州一家知名酒庄,更是加州葡萄酒可持续发展的先驱和模范。

酒庄的优势是什么?

Loren:我们是纳帕谷为数不多的家族葡萄酒庄园,从没有从外部葡萄园买过一粒葡萄。团队是我们酒庄独一无二的优势,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兢兢业业地只为酿出最好的葡萄酒。

另外,多样性同样值得我们骄傲,虽然我们的赤霞珠葡萄酒一向在加州闻名,但我们并不是仅有赤霞珠。我们的葡萄园管理者 Jon Ruel,他更像一名园艺师,他把葡萄园划分为大大小小的60多块地段,划定土壤类型、葡萄藤整形系统甚至是灌溉方法。我们的葡萄园里栽种着9个葡萄品种,10多个不同的砧木以及50个不同克隆品种,包括13种霞多丽和10种赤霞珠葡萄树。所以这种结果能呈现每块葡萄园的最大潜力,每一个品种都能酿出世界一流的葡萄酒。

请您概括下你们葡萄酒的口感特色。

Loren:丰富而优雅。我知道很多人抱怨说加州的葡萄酒口味太重,但我们的酒不仅酒体丰富,结构也非常优雅纤细,是复杂性与易接受性并存的作品,也比较适合配餐。这不仅是因为我们所处的 Oak Knoll 产区气候相对凉爽,还因为我们的酿酒师对平衡酒体的不断追求。其实,我个人也不喜欢很多美国酒那种肆无忌惮的酒精和甜熟感。幸好,我们不是。

你们家族的理念是怎样的?

Loren:“One Family,One Estate,One Passion”,这就是我们自己。每瓶酒的酒标上承载着我们家族的名字,我们在葡萄酒酿造过程中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扶正固本”酿造更好的酒,我们的产品里面藏着酒的灵魂,也藏着我们对酿酒的激情。

能谈一下你们的可持续发展实践吗?

Loren:里弗森庄园是纳帕谷葡萄园种植中的一个环境与人文可持续发展的绝好案例。我们的葡萄园在2006年便被认证为“Napa Green Land”,它是保护自然生态的综合性评估。而在2009年,我们更是成为了纳帕谷15个绿色酒庄(Napa Green Winery)之一,想获得这个认证,你的酒庄必须在减少废料、保护能源和防止污染方面做得足够好才行。我刚才提到的我们的“园艺师”Ruel,他在可持续作业方面也是一名专家,是美国期刊 Ecological Applications 的特约评论员,他两个月前还被 NVG(纳帕种植者联盟)邀请在其“纳帕谷2030年远景”研讨会上做讲座。总之,在我们酒庄,葡萄园与环境共织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