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产区的新生代:珍妮弗 · 菲弗

在维多利亚州,150多年历史的路德格兰(Rutherglen)产区,有20多家酒厂,大多数都是在此世代经营的古老的家族酒庄,整个产区以出产高品质的加烈酒(Fortified Wine)享誉世界。菲弗酒庄(Pfeiffer Wines)酒庄是一个特例,由外来的菲弗家族经营,并以出产优质的餐酒而闻名。

文&图:Jassie  编辑: 石怀锋

89jviodfr

路德格兰的外来户

酒庄主克里斯 · 菲弗(Chris Pfeiffer)曾经担任澳洲知名酒商利达民(Lindemans)在 Corowa 产区酒厂的酿酒师,也是那个时代最年轻的首席加烈酒酿酒师。198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菲弗夫妇从 Seppelts 酒庄买下了始建于1895年的古老酿酒厂并改为自己的家族姓氏:菲弗酒庄(Pfeiffer Wines)。在当地人的帮助下,他们修缮了几近荒废的老酒厂。那一年小女儿珍妮弗・菲弗(Jennifer Pfeiffer)只有四岁。凭借在利达民酒厂的资源,新生的菲弗酒庄很快进入了运营。如今,30多年的光阴逝去,菲弗家的小女儿已经成为国内颇受赞誉的年轻一代酿酒师,当年路德格兰的外来户,已经深深扎根在这片土地上。

jziod

珍妮弗是个非常聪明的姑娘,大学主修法律科学,自信而有主见。2000年,受明星酿酒师父亲的影响而介入家族的酿酒事业。在法国薄若莱和葡萄牙杜罗河(Duero)实习酿酒。在珍妮弗眼里,路德格兰的气候和土壤有很多葡萄种植的天然优势。大量的红色黏土,适合种植很多农作物,也包括风味复杂而多层次的葡萄。就气候而言,当地在夏秋之季比较干燥,适合葡萄的成熟,免受雨水和疾病侵蚀。此外,这里的夏季昼夜温差较大(温差可达20℃),利于葡萄生长并集聚香气风味。

路德格兰以加烈酒闻名,在60年代之前曾经是澳洲葡萄酒工业的绝对主流。而今,随着欧洲移民餐酒文化的大行其道,加烈酒的市场似乎在逐渐萎缩。当我问珍妮弗如何看待加烈酒目前的处境时,她却给了一个乐观的回答。在她看来,现在衰落和下滑的是便宜的商业化生产的低端加烈酒,而真正品质优良的高端加烈酒的市场其实是增长的,这对那些一直坚持出产高品质加烈酒的酒庄来说是件好事儿。大多数人天生喜欢吃甜食,一旦有机会尝试,醇厚甜美,香气复杂的加烈酒会让很多人难以说不。30多年前的澳洲,也没有多少人习惯晚餐搭配葡萄酒,而今却已然成为一种常态的生活方式。由此,像“Muscat”和“Topague”这样的加烈酒的配餐也会有一天成为人们的生活习惯。

历史的传承,岁月的伴侣

作为古老产区的后来者,菲弗家族极具创新和探索精神。为了了解不同品种在不同地块的表现,菲弗家族的葡萄园里栽种了几十个不同的葡萄品种。1996年,菲弗家族开始种植佳美葡萄(Gamay),成为路德格兰产区首个种植该品种的酒庄,并大获成功。出色的餐酒(Table Wine)品质让菲弗家族受到业界瞩目。不过身处历史悠久的路德格兰,怎么可能没有镇宅的加烈酒呢?谈起加烈酒,性格爽朗的珍妮弗如数家珍,开始给我普及加烈酒知识。 通常把当地特色的麝香加烈酒(Muscat)分为四个等级:基础款路德格兰级别(Rutherglen Muscat), 平均3~5年陈年,新鲜而果香馥郁。再往上一级是经典路德格兰(Classic Rutherglen Muscat),平均陈年10年之久。更加出色的珍藏路德格兰(Grand Rutherglen Muscat), 平均陈年15~20年。最高级别稀有路德格兰(Rare Rutherglen Muscat)是相当的稀有。只在最好的年份出品。每10年里平均有2~3个年份能够生产出 Rare 级别,几乎是千分之一甚至更少的产量。珍妮弗富有节奏感,顿挫有力的描述中,掩饰不住自己对路德格兰加烈酒的推崇之情。

disoere45

菲弗家族葡萄酒30%的产量是加烈酒。这其中可以用作销售的稀有级别的加烈酒(Rare Muscat)产量只有60瓶左右,每一瓶都弥足珍贵。当我问及为什么父亲克里斯当年选择以餐酒为主而不是加烈酒,珍妮弗说了一个比较无奈的理由。她的父亲克里斯曾是利达民的首席加烈酒酿酒师,对加烈酒情有独钟,这也是为何选择在路德格兰创业的根本原因。不过,因为加烈酒特殊的生产工艺,即使入门级别的产品都要经过5年的陈年窖藏才能上市。对于白手起家的家族生意来说是不现实的。为了维持企业的正常运作,家族生意从生产普通餐酒开始,并为生产加烈酒储备基酒。最初,在他们的 Solera(传统生产加烈酒的叠桶方式) 系统中只有200升 Topague(加烈酒品种,旧称 Tokay), 300升 Muscat。而如今,产量可达到15万升Topague, 12万升 Muscat。生产加烈酒是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和时间的事情。 尤其稀有珍藏级别的,至少要陈年储存25年以上。想象一下一款酒从酿造到上市要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这背后得需要多强烈的坚持和热爱!

加烈酒是一种昂贵的酿酒方式。澳洲社会主流饮酒文化已经向餐酒转移,还能继续坚持生产加烈酒的酒庄都是百分之百的投入和热爱。从这一点来说,如今的时代,加烈酒的质量应该是越来越高了,因为仍然坚持做下来的,是发自内心的真实的热爱。 加烈酒是更讲究“Terroir”(风土)的一种葡萄酒,因为不仅仅是葡萄园,酿酒厂本身也是风土的一部分,对这一点珍妮弗非常赞同。每一款加烈酒都是独一无二的。酒桶储存在不同的位置,高低不同,湿度不同,对酒的影响也不同。尤其是酒桶,那些有历史的老桶是加烈酒生命的一部分,每个酒厂特殊的环境赋予了加烈酒不同的生命特征,无法复制。

谈到作为酿酒师最大的挑战是什么,珍妮弗回答能酿出优质的加烈酒就是最大的挑战。加烈酒讲究调配,混酿不同年份,陈年过程中要对酒中尤物精心的照料。作为一个有经验的酿酒师,要学会在时间中判断,哪些适合5年后上市做年轻的加烈酒,哪些要经历10年以上的光阴,又有哪些需要经历更长时间的积淀,静静陪你走过悠长的二十几年岁月,才完美出阁。 作为听者,我对加烈酒的敬意油然而生。一杯珍藏的加烈酒让人感怀岁月静好,是人和自然的天作之和。

jiowe

珍妮弗认为加烈酒不仅仅是历史的传承,不应该只是老者回忆往昔岁月的伴侣,对于年轻一代的教育,加烈酒的知识普及非常重要。作为青年一代酿酒师,珍妮弗大胆创新,从葡萄牙酿酒回来之后,她受到启发,开发了一个全新的产品: 桃红加烈酒(Rosé Liqueur Wine) 命名为菲弗珍选桃红加烈酒(Pfeiffer Seriously Pink)。透明的玻璃瓶,芳香迷人的果味,甜美口感,酒精度相对于传统加烈酒来说只有16度,很轻盈的酒体,无论是包装和口感都能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正如预期,这款酒一推出就大受年轻人的欢迎。珍妮弗希望通过渐进的过程,让年轻一代有机会接触并真正喜欢加烈酒。

菲弗家族有自己独到的酿酒哲学:注重突出葡萄的天然香气。技艺高超的父女两代酿酒师经常有创新之举,除了大胆引种不同的葡萄品种,也是澳洲发布葡萄酒更名规则后,第一个采用“Topague”名称的酒庄(2008年澳大利亚和欧盟签订葡萄酒贸易协定,规范葡萄酒名称的使用,将“Sherry”改称为“Apera” ,Tokay 改称为“topaque”)。她酿制的 Muscadelle 和 Seriously Pink 在当地市场大受欢迎,激发了年轻的消费者对加烈酒的喜爱。

新生代的使命

加烈酒是一个家族酒厂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年轻的珍妮弗对于这种历史传承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兄妹三人里,只有她一人投身家族酿酒事业。在酒厂和葡萄园里长大,深受父亲影响,珍妮弗很早就接受葡萄酒文化的浸染和教育,虽然大学没有去学酿酒专业,法律科学的专业背景也让她的知识结构更开阔,酿酒似乎是她与生俱来的天赋。2000年刚回归家族酿酒事业,珍妮弗负责酿造该年份的菲弗西拉葡萄酒(Pfeiffer Shiraz),结果人生的第一支酒就获得了大赛金奖,初出茅庐就一举成名。这个胆大、心细、富有创造力的年轻姑娘,生活的重心就是酿酒。当然她也会忙里偷闲,去听听音乐会,做做美食,徒步旅行,看看书。不过所有的爱好里,最喜欢的却是葡萄园收获季节的忙碌!

年轻的珍妮弗已被公认为澳大利亚举足轻重的加烈酒酿酒师,为菲弗家族赢得了300多个奖项和12个冠军荣誉,和父亲共同努力为酒庄赢得了詹姆斯 · 哈利德( James Halliday)的五星级酒庄评级。30岁时,在澳洲和新西兰两国众多优秀的年轻酿酒师评选中,珍妮弗脱颖而出,荣获侍酒师大奖-年度最佳青年酿酒师称号。和父亲一样,珍妮弗也涉足澳洲不同级别的专业葡萄酒大赛担任评委,作为路德格兰产区青年酿酒师联盟(Rutherglen Young Bloods)成员,和当地其他新生代酿酒师一起,她为振兴和推广路德格兰产区的葡萄酒文化而一直兢兢业业努力着。

相信拥有150多年历史的路德格兰,在新生世代酿酒力量的带领下,会重现昔日辉煌。

作者简介

jassie-(2012-11-10)

Jassie

2009年迷恋葡萄酒,国内葡萄酒文化推广在线社区“葡萄公社”(www.vinesland.com)创始人。WSET Advanced 证书持有者,南澳洲阿德莱德大学葡萄酒商务硕士。在澳留学期间,行程一万多公里,拜访100多家酒庄,参观澳洲40多个 GI 产区。目前在专门推广澳洲精品酒的上海葡睿酒业有限公司担任市场总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