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也,路三千,良辰美景都看遍 ——访飞行酿酒师Jacques Lurton

Kangaroo_Island_2641

编辑/文:张 健

在幽雅静谧、古色古香的 Timeline 酒窖里我见到了一小时前空降京城的飞行酿酒师雅克·卢顿(Jacques Lurton)。休闲衫代替了西装革履,神情谦逊质朴,很难将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与其身份对接起来。不过,这也正如雅克·卢顿所说的“我不太和闪光灯下的大人物打交道;那些不被众人看好的葡萄品种,却恰恰是我的最爱”。
1994年,34岁的雅克·卢顿已成为世界顶级的飞行酿酒师,在10个国家25个地区参与酿酒。他也曾被 Andrew Jefford 列为澳大利亚最优秀的十二个酿酒师之一。2000年,卢顿在南澳的袋鼠岛(Kangaroo Island)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土地,开始种植自己的葡萄庄园,取名护岛人(Islander Estate);同时,他还经营着自己的几款法国酒。自波尔多始,穿梭于整个地球,他一路看遍杯中良辰美景,最终将热情燃放在澳大利亚,这里已然成为其第二故乡。

《中国葡萄酒》:飞行酿酒会使葡萄酒口味同化吗?您是如何平衡的?

雅克·卢顿:作为一名酿酒顾问,我在做两件事:一半是理解,一半是享受。

每个国家、产区、酒庄的风格不一样,你要先学会理解它们,然后才能指导。比如我去勃艮第酒庄做顾问,首先要先理解这家酒庄的风格,做一些 Exchange,我不会说 Should,而会说 Maybe,然后我试着 Adapt,而不是去 Change 他们。

《中国葡萄酒》:您认为过去20年,全球酿酒理念有什么变化?
雅克·卢顿:过去的二十年到五年前,酒庄并不是过分看重酿酒师或葡萄园的作用,大都依赖技术改变工艺。而这几年,技术很少再用了。个人来说也是这样,我们做的只是诠释最纯粹最经典的东西,进行有机种植,在葡萄进入酿酒坊后不做任何干扰。

《中国葡萄酒》:您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自己酒庄上吗?
雅克·卢顿:18年的“飞行酿酒”中,澳大利亚的产区、品种的多元性让我印象深刻,最关键的是,他们能理解你的理念,在这里酿酒师工作的自由度是别的国度不可比拟的。对于我,做自我品牌比做酿酒顾问更重要,因为我能按照自己的风格去控制和决定事情,我喜欢跟我的团队一起共事,这是一种享受。

《中国葡萄酒》:您为何选品丽珠作为旗舰红酒品种?
雅克·卢顿:我喜欢具有细腻优雅酒体和漂亮收尾、良好陈年以及非橡木味的红酒,品丽珠(Cabernet Franc)即是如此,我在卢瓦尔(Loire Valley)、圣埃米利永(St. Emilion)也大都用它来酿制,如今在袋鼠岛,这里的条件更适合它的成熟。

《中国葡萄酒》:既然您的酒品是非主流,那么它在市场接受度上进展如何?
雅克·卢顿:在波尔多,小酒庄所生产最精品的葡萄酒是非常有知名度的,但在澳大利亚我这种细腻的酒相对于他们的浓郁、丰富果味特性来说,还是有点背道而驰,不过我并不担心,现在很多人喜欢这类风格,就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迷恋来自塔斯马尼亚的葡萄酒。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