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酒神

“他可能是全球最成功的葡萄酒商人,他的第一款自有品牌酒在上市的第一年就创下了400万瓶的销售奇迹。而现在,这位被称作‘互联网酒神’的人不得不花上比在网站运营多得多的时间来应付这次的信任危机。”

“一直饱受争议的‘互联网酒神’遇到了职业生涯当中最大的一次挑战,而这个挑战恰恰来自他引以为傲的葡萄酒筛选体系。目前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正在彻底调整内部体系,以尽快重新提供可靠的产品,重树市场对品牌的信心。”

“当事人表示不会放弃控告,同时检察官表示这一案件目前对当事公司十分不利,而一旦败诉,整个公司将不得不面对巨额的罚款。”

“事件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舆论突然开始向着酒神希望的方向发展,目前消息的真实性开始一再地受到质疑。显然,经过这次有惊无险的风波,他在业内的影响力更加无可撼动。”

“显然这个事件成为了酒神事业中的另一个巅峰。通过这次信任危机,酒神旗下公司的全线产品目前拥有了远超先前的知名度。”

jsdioew

酒神歪在沙发椅上,默不作声地匆匆扫过这些报纸的摘要和电视新闻的新闻稿,然后随手一丢,长出了一口气,一口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葡萄酒。只说了一句话。

“哼。”

偌大的办公室,高耸的柜子。办公室里摆满了形形色色的荣誉象征,挂满了看似随意的与诸多名人政要的合影。落地窗旁边,琴师一言不发地弹奏着肖邦的叙事诗,G 小调叙事曲,作品23号。酒神站起身,扶在钢琴旁,看着脚下的城市,一言不发。

“这次‘酒神走私酒’事件显然是对葡萄酒行业敲响了警钟。原本在葡萄酒行业内,酒商将正常进口报关的葡萄酒与走私酒掺杂在一起销售成了一个惯用手法,酒商借此获得高额利润。而现在,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消费者和虎视眈眈的执法部门,酒商们不得不开始规范自己的行为。”

他在思索自己究竟做对了什么事,又做错了哪些事。作为唯一一个成功搭建了葡萄酒电子销售平台的人,他多年以来从未出现过负面新闻——投身公益、帮扶新人、建立行业联盟、制定行业规范—— 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在葡萄酒行业最低迷的时刻劈波斩浪,凭借着无懈可击的信誉和亲切和蔼的形象一瞬间成为了行业偶像。一瞬间,平面媒体、网络、电视、广播,甚至超市外的广告牌,酒神就像葡萄酒行业的太阳一样,铺天盖地地出现在每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葡萄酒陡然成为了每个人不可不谈的话题,他的葡萄酒成为了每张餐桌不可或缺的角色。

难以置信的成功;令人发指的火爆。很难以文字的方式来描述他的成功。究竟他是如何成功的、何时成功的,几乎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坊间对他成功经历的猜测更是五花八门:有人说其是江苏巨贾沈万三之后,秘密挖出了老宅中埋下的万贯家产;有人说其早年走私军火,手段毒辣,积攒下巨额财富的同时暗中消灭了好多潜在的竞争对手,早早备好后路之后金盆洗手转做葡萄酒;最离谱的说法是求仙得道修了神通,高人指点后成了功德—— 一看就知道这一定是哪个不靠谱的算命先生难以维生时候编出来的虚假广告。不过这也说明了人们对于他成功的好奇。而他每每谈及这件事的时候,总是浅浅地一笑,留下一句:“英雄不问出处,是社会上的每个人成就了我,所以我只要为社会上的每个人带来更多更美好的葡萄酒就好了。”随后便是满场的掌声。

现在虽然这场他人生当中最大的信任危机已经过去,但是不只是外界,甚至于他自己,都在反思,为什么他的成功来得如此之快,受波及的时候倒戈也是如此的迅速。思来想去,他发现不是败给了别人,是败给了潮流——那个成就了他的潮流——和那个随波逐流的自己。他对着落地窗户发呆,从白昼看到夜幕,看着窗外不断涌动的时多时少的车流,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看着玻璃映出的自己,在夜色的衬托下,又是显得无比的陌生。如果他不曾做一丁点违规的事,那么他就不会经历人生中最大的波折,而这也可能使他根本无法成就任何成绩。这一个近乎悖论的事情就这样活生生地发生在他的身上,这令他感到绝望。

然而仅仅是这样吗?他开始思考整个行业。传统的经销渠道变得脆弱,已经搭建起来的电商信任体系也变得愈发的不堪一击,人们开始不再迷信某个人、某个品牌、甚至某个国家和其所代表的风味与精神;人们变得越来越独立、思维变得越来越发散。世界开始变了,客观上讲,葡萄酒市场开始变得越来越健康了。而对于酒商们而言,这无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世界变得更艰难了。

怎么会?怎么会如此的无所适从?他扪心自问,审视着成就他的一切。他发现他无法怨天尤人,是他选择的不断向眼前的事实妥协。成也萧何败萧何,最终他所成就的新的世界反噬了他自己。

绝望。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仿佛看到了葡萄酒世界的健康成长,与自己终将到来的消亡。

第二天,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位弄潮儿,这位葡萄酒商大师,宣布把自己的公司全盘出售,然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几年之后,人们忘记了这个人的名字,只记得他的绰号,和他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一行字:

“我是一盏好的油灯,却觊觎了太多太阳的声势;我是一个好的酒瓶,却做了太多酒液该做的事。”

文:孙晨晖(沈阳佐格恩贸易有限公司行政总裁  WSET 中级品酒师) 编辑:石怀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