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茶去

唐代赵州观音寺有位从谂禅师,人称“赵州禅师”。每有新来的僧人,赵州禅师总是会问:“你来过这里吗?”僧人答:“来过。”赵州禅师就会说:“吃茶去!”然后他又问另一位新来的僧人:“你来过这里吗?”僧人答:“没来过。”赵州禅师也对他说:“吃茶去!”寺院的院主看了感到不解,问禅师:“为什么没来过这里的您说吃茶去,来过这里的您也说吃茶去呢?”禅师于是叫院主的名字,院主应声答应。禅师对院主说:“吃茶去!”

“吃茶去”成为一宗著名的丛林公案,被记入禅宗祖师语录《五灯会元》。

oiszj342

僧人是要吃茶去的,有清规为定。在中唐时,百丈怀海禅师便制订了《丛林清规》(也称“百丈清规”),其中规定丛林须建茶堂,设茶头,行茶事。僧人每日里要先饮茶再礼佛,朝参夕聚无不饮茶。久而久之,吃茶成了和尚家风。

僧人吃茶,愿与谁吃?“不欲多相识,逢人懒道名”的孤傲诗僧皎然,与宁负如来不负茶的茶圣陆羽结成“缁素忘年之交”。皎然茶诗颇丰,如《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寻陆鸿渐不遇》 、 《奉和颜使君真卿与陆处士羽登妙喜寺三癸亭》等,仅从诗名便知,其茶诗是忍不住不谈陆羽的。而陆羽要是约了茶会,哪怕冰雪千里,虎狼当道,也绝不失约。

茶,僧家爱,诗客慕。“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宋・杜耒),此类茶诗,繁不胜数。文人一旦吃茶,笔底便有了道不尽的诗情。

jsdoie4234

这里只说一个诗情之外的逸事。文人古清生在《初识铁观音》一文中说,同事黄正华弄回来一罐铁观音,早早通报几个文友,下班去黄家喝茶。下班后,这一帮感觉里面充满情调的家伙披着白衬衣就去了。黄家在街旁,平房。门外已摆好椅子,很有些张扬的样子。正华将茶泡上,用紫砂杯端给大家。正待要喝,正华又抓出一把新牙刷,说,“刷牙刷牙,晓不晓得这是喝名茶?”于是,这一干文人为了喝名茶,排在街旁的旱水沟前,在斜阳金辉里愉快地刷牙。“其时心里觉得很神圣,或者很上等,很高级,从此我们就是懂得喝茶的茶客了,我们马上就要喝名茶铁观音了,这一街来来往往的人,他们懂么?”文人这样的吃茶法,直让人忍俊不禁。

老百姓吃茶,可不一定是粗茶大碗,胡吃海喝,古时早有借茶传情的。少男遇到钟情的少女,便踏歌曰:“小娘子,叶底花,无事出来吃盏茶。”也有大胆的女子,邀请青睐的男子喝茶的。郑板桥《竹枝词》有曰:“湓江江口是奴家,郎若闲时来吃茶。黄土筑墙茅盖屋,门前一树紫荆花。”这时,茶是一种诗意而温柔的试探。有趣的是,郑板桥自己,正是因在郊外饮茶,邂逅一女子,从此结下良缘。

寻常人儿未必不解风情。那眼,也曾看过星云、看过山水,那手也曾弄过丹青、调过胡琴。如今,哪怕瓦屋纸窗,但求清茶一杯,任茶香痒痒地撩拨鼻尖,让“美人舌”轻轻地滑过喉吻,在心房盈盈地着陆,此刻,那里便凡尘涤净,孤闷破尽,满满的是柔软、馨香。

正所谓,闲愁付与杯中绿,不知窗外有风尘。是时,参得透赵州禅师的吃茶公案,且吃茶去;参不透,亦吃茶去。

文:李冬晖 编辑:石怀锋

作者简介

osdiu2490

李冬晖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有事没事喜欢喝个功夫茶。闲暇时间翻书,写字,摄影,打球,吃茶,日子倒也自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