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红酒的“杯酒人生”(二)

de-guo-2

黑比诺天堂之门

德国黑比诺是一个古老的品种,Columella 在他的 De re rustica 一书中,描述了在公元一世纪,有一种与勃艮第的黑比诺类似的葡萄品种存在。在根瘤蚜发生之前,它一直野生于比利时的偏北方地区。

尽管德国黑比诺的种植历史追溯到1285年,甚至更早的12世纪。被史学家认同的是,来自 Zahringen 的 Berthold IV 公爵,他建立了 Freiburg 堡,并从瑞士的 Frienisberg(据说是 Burgund 第 citeaux 附属修道院)带来了12个西多会的修道士,于1161年,在 Tennenbach修建了一个新的修道院。他们的元老院址,也就是酿酒所在地,是众所周知的宏伟的 Porta Coeli(天堂之门),当时的葡萄园处在 Malterdingen 地区,魔术师 Bernhard Huber 在那儿创建了他自己的酒庄。修道士们也在此地发现了与勃艮第相同的白垩质土壤,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黑比诺被称之为 Malterer,为什么至今德国最好的黑比诺仍产自于那里。

色与味的变革

口味——

不容忽视的趋势是,德国人的口味开始偏向于干型或者半干型葡萄酒。因为德国官方对干型的定义是糖含量最多9g/l,这就给生产商留下回旋的余地——酿造半干型霞多丽(Chardonnay)肯定比半干型雷司令要更容易。而在20年前,德国66%的国产酒以及100%的出口酒都是甜型的。今天,2/3的酒是干型或者半干型,海外市场对它们的兴趣也越来越大。

颜色——

德国葡萄酒协会负责人 Monika Reule 发布消息称,德国葡萄酒出口总额于2007年增长了13%,在2008年增长了11%,出口总量的23%是红酒。Steffen Schindler 对此有些点怀疑,但他不知道的是,黑比诺仅用两三年,其出口额就翻番。

德国白葡萄品种的种植面积从1980年的88.6%下降到2011年的64%,但是雷司令在今天(据2012年数据)仍然占据全球总量的58%,或者说22636公顷。在世界范围内,有近2/3的雷司令种植于德国;第二位的澳大利亚,与之有较大差距,面积4200公顷。

《杯酒人生》走红后,黑比诺越来越受人瞩目。但更可能的是德国人会随着这部电影将喝酒的欲火燃烧到整个红酒范围。从那时起(电影上映于2004年),德国红葡萄酒的消费份额已经从原有的1/3增加至约总额的一半。黑比诺也随之跃登峰顶,从几十年前的3500公顷增到今天的12000公顷,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黑比诺种植国——远超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总和。

究其原因,全球气候变暖必然有助于其滋长。在过去10年内,葡萄真正成熟只达到过几次,而如今几乎每年都可以成熟。当我25年前第一次搬住德国时,红葡萄品种仅占总葡萄园种植面积的约10%,而且其中大部分红葡萄还是用于酿制桃红酒。今天,超过1/3的葡萄园种植红葡萄品种,其中一些专门酿制一流红酒。

tyske-vine

又一个“巴黎判决”?

Jancis Robinson 曾对德国和勃艮第的黑比诺做过对比品尝,在2007年9月12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6款德国葡萄酒中,只有1款葡萄酒我给了低于17分(总分20)。8款勃艮第葡萄酒,有4个得分低于17。惊奇的是,获得最高评价的是一个 Spatburgunder。”

虽然其他著名的葡萄酒评论家也力挺德国黑比诺,然而它只是刚刚开始吸引国外进口商们的关注,可能是因为它大部分种植于巴登,那里挨着法国阿尔萨斯,在过去许多买家都忽略了它的存在。但是,这里最优秀的酒商之一 Bernhard Huber 说,过去一年他们在日本已销售了15000瓶,而往中国也已经运了两次。作为其进口商,ASC 领导者沈品同说:“尽管它不耀眼,但我们仍对这些葡萄酒抱有很大的兴趣。”

2002年,欧洲大陪审团(Grand Jury Européen)组织的品尝会上首次对“Spatburgunder”予以高度认可。勃艮第有31个村的特级园的葡萄酒参加了盲品,唯一与之 PK 的外来货是来自德国 Malterdingen的 Bernhard Huber。盲品报告中,国际著名评酒专家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坚信他喝到的是一款 Chambertin,甚至可能是 Armand Rousseau。然而结果公布时,让人吃惊的不是这位法国大师惊诧的面部表情,而是这款酒被裁定为全场桂冠,直接“逆袭”了 Meo-Camuzet、Vogué 甚至 Romanée-Conti。这类盲品或许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是某种情况下却往往是一种预兆。

在许多酿酒商的脑海中,1990年是他们的一个转折点,同样记忆犹新的还有2002年。像在 Burkheim 的 Bercher 那样的酿酒商,甚至 Konigshaffhausen 酿酒合作社,在20世纪90年代他们脸上都笑开了花。

但今天,下面这些酿酒者,像 Oberrotweil 的 Salwey,Buhl 的 Duijn,Oberbergen 的 Fritz Keller,Heidelberg 的 Thomas Seeger 以及 Schlatt 的 Fritz 和 Martin Wassmer ,他们在引领着德国红葡萄酒的变革。

在法尔兹,Fritz Becker 的近邻——来自 Schweigen 的 Gerd Bernhart,Wehrheim 的 Karl-Heinz,Birkweiler 的 Peter Siener,Laumersheim 的 Philip Kuhn 和 Flemlingen 的 Theo Minges,他们的酒款在过去数个年份中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虽然他们仍然有很多工作去整饬葡萄园,选择砧木和筛选品种,有时或许还在纠结橡木的正确使用,毫无疑问的是,德国的红葡萄酒革命时代已经到来,并会继续奔向成熟。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