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红酒的“杯酒人生”(一)

de-guo-1

作者:Joel.B.Payne  编译:张健

侍酒师大师 Madeline Triffon 曾经这样形容黑比诺:“杯中性感”,但像德国这样一个无聊、缺乏幽默,以奔驰和拜耳阿斯匹林而闻名的国家,它的黑比诺会让人燃起激情吗?

如今,德国红葡萄酒呈异军突起之势,如德国黑比诺正在逐渐受到重视。这是自然演化,还是全球变暖,抑或两者兼有?无论如何,新时代的德国红酒不仅极大地改变了德国本土的风景,还慢慢地延伸至国外市场。

德国版的《杯酒人生》

大多数德国酒产自于德国西南方,这部分葡萄园沿着莱茵河及其支流分布,其最古老的种植园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但是,由于消费者只正眼瞧雷司令,加之德国酒便宜(如 Liebfraumilch“圣母之乳”半甜白),酒市混乱,使德国酒在国际上声名狼藉。然而,德国红酒很少被外国收藏家诟病,黑比诺就更少了,因为它们反映了 Goethe、Beethoven 和 Wagner 的风土特性。

黑比诺(德语称做 Spatburgunder),在世界范围内成功的种植地多集中在凉爽地区,它这一个性与法国勃艮第有关。有趣的是,大多数德国的黑比诺葡萄园在南部的法尔兹(Pfalz)和巴登(Baden),因为当地的土壤、气候均与勃艮地相似。不过,正如来自莱茵黑森(Rheinhessen)Dalsheim 的 Klaus-Peter Keller 曾说:“我们缺少的是200多年的历史。”

黑比诺被公认是一种极难伺候的品种,然而它却是一匹黑马,在美国电影《杯酒人生》催热了黑比诺后,在德国即使是一个无欲之人也会忍不住亲它一口。德国葡萄酒协会的出口营销总监 Steven Schindler 表示,在任何情况下,它都声誉永存,“现在我们在国外市场得心应手。”

这或许有些言过其实,但得承认的是,德国葡萄酒正在改写它在世界葡萄酒中的地位“圣母之乳”的出口总额从1975年的50%暴降至今天的20%,它多被精品酒庄品牌取代,这些酒有更绚烂的酒标、更精致的口感。在此期间,黑塔(Black Tower)白手起家,现在产量突破100万箱/年,一跃成为德国最大的葡萄酒品牌;紧随其后的蓝仙姑(Blue Nun),酒标换新颜、产品线扩展后,成功翻身为“高富帅”。

事实上,在很多人眼中,蓝仙姑仍旧穿着“圣母之乳”的马甲,尽管它现在已有5款红酒,其中一款是多菲德(Dornfelder)和美乐(Merlot)的混酿,勉强算是德国血统。另一方面,黑塔只有一款多菲德和黑比诺的混酿,但好歹是德国的亲生子,其酒标下部趾高气扬地贴着“我是德国红酒”的字样。
由此,德国顶级酒庄联盟(VDP)新任主席 Steffen Christmann 说:“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当然,德国酒并非总有“主场”优势——事实上,德国人在招待客人的时候都摒弃自己国家的酒而购买法国酒;即使是一些著名的美食餐厅的酒窖里也没多少国产酒。

今天,这一境况有所改观,尽管白葡萄酒是功臣,然而今天红葡萄酒越来越惹眼。令人惊讶的是,黑比诺在当地市场上往往比雷司令还贵,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法尔兹南部 Schweigen 的 Fritz Becker,它卖到100欧/瓶。“我的价格比李其堡(Richebourg)要便宜得多,”庄主 Becker 抽着雪茄挖苦道,“我还知道,李其堡酒质并不稳定。”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