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剪影

酒,在今日的名士圈子中仍旧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有了一杯与自身地位身份相符的 Distinctive 的名酒,他们会变得风姿优雅、举止自信起来,不经意间也让岁月记住了他们的身影。

ldskijf

黑泽明

日本著名导演对威士忌的热衷,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为此,日本商人特意请他自导自演拍了一个威士忌广告,一切都很平常,但在黑泽明的手里却总透出旁人无可企及的内涵。在一部有关黑泽明生平的电视片的最后,有一个女人朝黑泽明的墓碑浇水。她说:“希望先生会觉得凉快些,不过,他也许宁可要些威士忌。”

dffew

罗伯特・本奇利

美国幽默作家、剧作家兼电影演员,罗伯特・本奇利妙趣横生的文风使他在电影方面找到出路,曾因喜剧短片《怎样睡觉》获得1935年奥斯卡最佳短片金像奖。他曾与人合写剧本,也曾在好几部故事影片里扮演饕餮之徒或语无伦次的酒鬼等角色。罗伯特语录“明知喝酒是慢性自杀,但我不急呀”,“把湿外套脱了进来喝杯干马提尼”。

爱德门・威尔逊

爱德门・威尔逊是一位最有权威的文学评论家,可是见到了酒,他就发狂似地不能自制。他的饮酒习惯在文坛闻名。威尔逊常到以文人群集著名的阿尔贡耿旅馆大厅参加《纽约人》作家们的酒会,他一进来,“就点了双料(Double)马提尼酒,或是双料威士忌酒,以后就是继续不断的‘双料’。酒去除了他的胆怯感,使他善于讲话。几个小时后,当他要站立起来的时候,结果却是跌倒了下去。”

威尔逊曾于1927年出版了一本《禁酒时期词典》,其中列了104个形容“醉酒”的词句。不过那本词典尚不能与十八世纪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饮酒者字典》相比。那本两个世纪前的字典列了228个同义词。

 

dsfjilmk

 

fsae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在游记《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中写道,“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当然,就不必这么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过去安静地送进喉咙里去,只要这样应该就成了。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正确。但是很遗憾,我们的语言终究只是语言,我们住在只有语言的世界,我们只能把一切事物,转换成某种清醒的东西来述说,只能活在那限定性当中。不过也有例外,在仅有的幸福瞬间,我们的语言真的可以变成威士忌,而且我们总是梦想着那样的瞬间而活着。梦想着,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那该多好。”

辛克莱・刘易斯

刘易斯能将一品脱(454g)的威士忌酒仰首一口饮尽。他的酗酒可到了不省人事的地步,有时在旅店中敲坏家具,被送往疗养院中去治疗。他的饮酒名誉如此之坏,某著名餐馆的看门人禁止他入内。某次他坐在那家餐馆门前的人行道上,自言自语道:“获得了诺贝尔奖有什么用?连一家酒店也进不去!”

dsfkjioo

idosjvf

司各特・菲兹杰拉

菲兹杰拉写他的名作《了不起的盖茨比》时,是个口不停饮的酒鬼。另一个早夭的作家詹姆斯・阿吉(James Agee)在他的自传性名著《家中丧事》中说:“那些时候,我一直因威士忌酒所致而昏昏沉沉,没有能力思索,没有能力写作。”

福克纳

饮酒对那些欲求精确明晰的现实主义的作家无大助,却对福克纳那类朦胧作家的产品有点影响。据近来医学界研究报告,酒精能够刺激大脑的右边却会麻木大脑的左边,饮了酒的人会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能力非常。福克纳某次对他的朋友说:“我饮了一杯马提尼酒后,便会觉得大了一些,高了一些,聪明了一些。当我饮了第二杯,我会觉得超然。再饮几杯,我会觉得我的能力无限。”

djsoif

;osidjfc

赛日・甘斯布

法国香颂代表人物赛日・甘斯布可说是“行走的烈酒”,他说,“别流着泪喝酒,酒会苦,心会碎,而支离破碎又是一种美。”一直不断创新并惯于在小酒馆作曲的他随着艺术事业的一次次辉煌,人也更加放荡不羁。现在人们熟知的赛日・甘斯布形象就是,节目采访时一手香烟一手酒杯的潇洒公子,乃法国浪漫名士的代表。

安东尼・伯吉斯

小说《发条橙》的作者安东尼・伯吉斯的灵感之源却是一种名为“暴君之血”(Henker Blut)的鸡尾酒。这种酒混合了金酒、威士忌、朗姆酒、葡萄酒、白兰地和烈性黑啤酒,加了点香槟进行改良,如此怪诞口味的酒会在创作谋杀场景时给他灵感。

sdkijf

soidjf2w

查理斯・布考斯基

号称“新海明威”酒鬼查理斯・布考斯基的名言:“这就是我的所有。我一辈子顾虑我的灵魂,我永远一手拿着酒瓶,一面注视人生的曲折、打击与黑暗,等待死之最后到来。嗨!死亡,伙计,马上来吧,很高兴见到你。”酒鬼也这样评价酒和自己:“管它呢,从瓶子里倒出来的都是好酒”,“做酒鬼更难,做酒鬼是需要耐力的,耐力比真理还重要”。

编辑/文:张 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