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弗里德里希 · 罗佐,传承并革新

4-2FRE~1

弗里德里希・罗佐(Frédéric Rouzaud),路易王妃香槟酒庄主席。香槟区顶尖奢侈品牌路易王妃正在他的带领下进行革新,一段新的传奇正在上演。

《中国葡萄酒》:您怎样一步步做到公司的主席职位?

弗里德里希・罗佐:我是1996年加入公司员工管理部门的。我的父亲让-克劳德・罗佐(Jean-Claude Rouzaud)是当时公司的主席。在后来的十年中,我相继做过许多职位,并在2006年成为公司的新主席。在那之前我已经很密切地参与公司的重要决定,比如我在2003年说服我父亲购买了德茨香槟酒庄。我们直到今天还非常满意这项投资。

《中国葡萄酒》:在葡萄酒这个生意领域中,通常很难紧随父辈的脚步,完全按他的旨意行事。您可以举例说明为什么这样做不简单吗?

弗里德里希・罗佐:实际上我们的交接还是很自然的。我父亲很有智慧地让我有自己的空间实行我的想法。不过他还是给公司的大方向把关。在一些重大决定上,我会征求他的意见,但最后还是我来拿主意。

《中国葡萄酒》:能不能分享一下你们共事十年的经验?

弗里德里希・罗佐:我从我父亲做过的事情上学习,也从他没做过的事情上学习。这不是单纯的重复模仿,而是在不改变所有事情的前提下找到新思路新方法。我有一套自己的方式。拿管理方式来说,我尽量把任务分配给下属,而我父亲则更亲力亲为,他有这个能力顾到所有的事情。他有酿酒师的训练,并有酿酒的经验。他密切关注着每一道工序,每一款佳酿。他永远在辅助改善制作工序。我不是一个酿酒师,也不是一个工程师,所以我依赖于我的精英团队,尤其是我的酿酒师让・巴普蒂斯特・莱凯隆(Jean Baptiste Lecaillon)。我有明确的想法并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香槟,然后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努力研究如何将其实现。

《中国葡萄酒》:您对香槟的看法是什么?

弗里德里希・罗佐:香槟要尽可能地体现它生长的土壤和地域。具体来说,我们重新翻种了65公顷的葡萄园,遵循生物动力原理。我们不追求生产出一个名牌,而是提高葡萄园的质量。我们同时还减少了香槟里的糖分添加。我个人认为少糖的香槟可以更好地表现自身。我们需要时间,来孕育一个不一样的葡萄园。我们计划在几年之后生产出无糖分添加的香槟。

《中国葡萄酒》:这个是您和法国设计师 Philippe Starck 一起工作的项目吗?

弗里德里希・罗佐:实际上这个令人欣喜的机会是偶然出现的。这在路易王妃酒庄是第一次。我父亲曾有过疑虑,不过无糖香槟又好像很有道理。像我之前说的,我和我父亲不一样,并且我父亲放手让我去尝试。这之后我在另一个项目上遇到了著名设计师 Starck 先生。我发现他只想要无糖的香槟。路易王妃酒庄这样的计划已经孕育多年,在我们对土地进行处理了之后,现在工艺也允许了。气候的变化对我们也有帮助,因为近几年葡萄更容易成熟。Starck 先生参与了我们研发的每一道工序。我们的2006年无糖佳酿获得了客户和业界专家的期待与欢迎。

《中国葡萄酒》:您对亚洲感兴趣吗?

弗里德里希・罗佐:我们现在香港有一定的曝光率。这里如同一个非常棒的展厅,亦是一个绝好的市场。日本一直以来喜爱香槟,并且对高端瓶装酒很有热忱。我们现在正试着将自己在中国内地推广。这是一项长远艰巨的任务,不过确实对未来发展很必要的一步。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