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克・洛贝尔,下一步了解中国大陆

uytrekjhytgrf

艾瑞克・洛贝尔(Eric Lobel)自1998年以来一直是库克香槟(Krug)的掌门人。他所有职业生涯都与库克密不可分。他深深感到能为独特且著名的品牌工作自豪和荣幸,更为库克香槟深受亚洲消费者欢迎而愉悦。

译:胡 军

《中国葡萄酒》:您是如何让库克香槟与众不同的?

艾瑞克・洛贝尔:我所知道的是我们给予库克所有的酒以同样的爱与呵护。例如,我们100%黑比诺安伯纳私藏(Clos Ambonnay),其对葡萄品质的要求和受到的关注程度与我们对待陈年香槟(Grande Cuvée)一样。与酿制100%霞多丽梅尼尔私藏(Clos du Mesnil)一样,也与我们的年份酒一样。每款不同的酒都值得精心呵护。

《中国葡萄酒》:对于您来说,酿造香槟最难的是什么?

艾瑞克・洛贝尔:酿造一号库克陈年香槟(Krug Grande Reserve)无疑是最困难的。这要求了解所有库克香槟。我们的团队必须要保持1843年 Henri Krug 创造的风格。要人为的一年接一年地消除气候对于酒的影响。

《中国葡萄酒》:您是如何完成库克一号陈年香槟的?

艾瑞克・洛贝尔:一切始于葡萄园,它看似平淡,但却是我们的根本。我们对来自库克所有村庄和地区以及特级葡萄园和莫尼耶比诺地区的葡萄有着同样严格的要求。接下来,陈年基酒是库克的关键。当销量增加10%时,我会增加3倍我们的珍藏酒。我选择那些在果香或酸度方面有显著特点的酒用来珍藏。它们将会为下一年的库克贡献最好的品质。因此,我在过去的12年中专门收藏了150 款珍藏酒。而这些就是库克 Grande Cuvée 的原型,调和了120款10年以上的陈酿基酒。常言道,混酿是一种艺术,成功归于时间。事实如此,这也正是我一路走来想向人们诠释的。

《中国葡萄酒》:您刚刚从亚洲回来,印象如何?

艾瑞克・洛贝尔:日本是库克亚洲第一个的出口市场,日本人对库克那种深切的尊重令我震惊,真是不可思议。香港和新加坡已是相对成熟的市场。一些记者的提问非常精准且博识,他们很想挖掘更深层次的内容,如技术层面。我真切地相信他们很懂香槟。也正如在中国,我在香港 Mandarin Hotel 看到的那里有一个房间,专门陈列库克酒品。

我们得承认目前还不是非常了解中国大陆,但我们很快会来到这里。亚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