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里淘金话黑马

葡萄酒的世界最引人入胜(同时也许让人有点儿头疼)的一点,就是它永远是处在不断的发展和变化中,总有一些沧海遗珠散落在地球的各个角落,等待着大家去发掘。饮酒人的探索永无止境,酿酒师们的探索也一样。除了法国、意大利两大历史悠久、产量最高、品种多样的国家,世界上还有很多葡萄酒产国总能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

文/图:Drunkpiano 编辑:王 欣 资料提供;奶油中的石头(胡轩)

  睡醒的雄狮——德国干型酒带来的复兴

由于种种原因,很多消费者对德国葡萄酒的主要印象仍然停留在以圣母之乳、蓝色多瑙河等为代表的酒精度低、简单顺口、价格低廉的甜型酒上。

莱茵河畔的葡萄园

上世纪60~80年代,在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迅猛发展的宏观背景下,德国大量向外出口此类葡萄酒,此类酒品质平庸,甚至甜腻而难以下咽,完全不能体现雷司令(Riesling)这个葡萄品种干净漂亮的酸度、清澈怡人的质感以及精妙绝伦的平衡感。又恰逢葡萄酒消费者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德国葡萄酒在国际市场上的整体形象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蹶不振,逐渐沦为劣质廉价酒的代名词。

  另外,德国葡萄酒酒标复杂难懂,以成熟度为指标的 QMP 分级又无法给消费者提供品质指向,消费者甚至一度被误导认为雷司令酒是越甜越好。2002年以后,最顶级的 GG 头等单一园干型酒被划归 Qba,使得消费者愈发难以判断。

再加上政府的不作为和无心扶持,时至今日,广大消费者对德国葡萄酒的认识状况也并未出现明显改观。

要知道在20世纪以前,提到“顶级佳酿”这个词,几乎属于葡萄成熟的最冷极限产区的德国是可以和法国相提并论的。

Rheinhessen的板岩-砂质黏土

事实上,近二三十年来德国干型酒的出产比例显著上升,在过去的5年甚至呈现出井喷的发展态势。一则由于全球变暖为果实达到理想的成熟度提供了更好的条件,二则由于消费者对葡萄的品味认识的提升和餐饮行业的进步让市场对干型酒的需求大大增加。

即使是像摩泽尔(Mosel)、纳赫(Nahe)、莱茵高(Rheingau)这些传统上甜酒出产比例较高的产区,目前出产干型酒的比例也已经非常高。高品质的德国雷司令性价比相当高,不少 Kabinett 和 Spatlese 级别的酒都具有很好的典型性。另外 Auslese 级别的质量水准普遍较高。

几大产区中,最被低估的要数圣母之乳的发源地莱茵黑森(Rheinhessen)。即使在今天,莱茵黑森仍然有数量不小的非酒庄酒出产。不过这只是产区面貌的一部分。近年来,得益于此地比较平缓的地势条件(对比摩泽尔、中部莱茵、纳赫等极端陡峭的产区),以较低成本实施有机和生物动力法成为可能,该产区的有机种植和生物动力法得到了蓬勃的发展,涌现了一大批品质异常出众的酒款。目前德国最顶级的两款雷司令干白,就来自莱茵黑森的 Keller 和 Wittmann 酒庄。

最后,德国并非只有雷司令一枝独秀。

莱茵黑森、巴登-符腾堡(Baden-wuerttemberg)的西万尼(Silvaner)品质都可圈可点,莱茵黑森出产的白比诺(Pinot Blanc)和灰比诺(Pinot Gris),法尔兹(Pfalz)的白比诺也很值得体验。总的来说,这些品种都能带来13度和以上的自然酒精度,酒质纯净,饱满醇厚,具备良好的酸度结构和陈年潜力,非常符合现代人饮酒的审美标准。

  潜力无穷,新南非

位于非洲大陆的南非产区,可以用“潜力无穷”来形容。越是混乱和贫穷的地方就越容易发现珍宝。南非有大约500年的酿酒历史,但是基础并不扎实,卷叶病和 Brett(即 Brettanomyces 酵母,染上这种酵母的酒通常会散发出类似臭袜子和马厩的气味)的问题曾经都很严重。

严格说来,南非近代的葡萄酒行业其实是从1994年曼德拉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才真正开始的。经过20年的尝试和探索,什么地适合种植什么葡萄、适合什么样的酿造法已经基本明朗,所以我们可以期待南非酒在品质上有一个飞跃。

除了众所周知的斯泰伦博斯(Stellenbosch)、帕尔(Paarl)这些内陆地区,特别值得关注的有南非南部沃克湾(Walker Bay)附近的 Elgin 和 Elin 这几个新兴的靠海小产区,都具有凉爽气候的特点,其中 Elgin 的种植条件与法国的北罗讷河谷颇为相似,葡萄酒大师 Richard Kershaw 已经在这里酿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西拉(Syrah)。

目前这些小产区的酒庄数量不多,还有待进一步开发,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必定吸引越来越多的目光。白葡萄品种里,南非出产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风格和新西兰相似,零售价格却只在五六美元。还有非常棒的老藤白诗南(Chenin Blanc),通常在橡木桶里发酵和陈年,这种饱满诱人的风格是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所没有的。

  南美总有新惊喜

历史上曾被拉丁语系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殖民的南美洲也有像阿根廷和智利这样的葡萄酒产量大国。尽管南美的葡萄酒出品总体表现平平,在智利还是有几个值得探索了解的沿海小产区,最典型的代表是卡萨布兰卡谷(Casablanca Valley)和圣安东尼谷(San Antonio Valley)。两个产区都深受太平洋气候的影响,是智利少有的符合凉爽气候条件的产区,加上目前人工和土地成本都还比较低廉,所以葡萄酒的性价比相当出色。他们出产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品质出众,红葡萄酒在这两个产区也可以找到一些惊喜。

西班牙是一个整体性价比都不错的国家,而且拥有数量可观的珍贵老藤,实力不可小觑。 另外,葡萄牙的 Madeira陈年实力相当惊人,价格也非常有竞争力,虽然知名度不如同样被低估和误解的西班牙雪莉酒。篇幅有限,未能尽述,留待后续报道。

作者简介

 Drunkpiano

半路出家的葡萄酒撰稿人,老世界略懂,新世界学习中,怀一颗敬畏之心,立志访遍天下酒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