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卡伊的卷土重来?对话 Dr. Peter Molnar

Molnar_Peter__Patricius__Tokaj

Dr. Peter Molnar 是托卡伊地区响当当的行业领袖人物和政治人物。他不仅仅是托卡伊葡萄酒协会(Tokaj Vine Region Assembly)的董事会成员、匈牙利葡萄酒协会(Hungarian National Wine Assembly)托卡伊地区的代表,同时还是著名的 Patricius 酒庄庄主。

Dr. Peter Molnar 为托卡伊葡萄酒行业做出的贡献和他对酿造、市场等方面的丰富经验为他赢得了当地人的尊敬。如果谈到对当地历史的了解和未来的展望,似乎没有人比他更有话语权。《中国葡萄酒》杂志此次请到他细谈产区现在面临的几个热点话题,以及托卡伊的市场营销之道。

1. 托卡伊阿苏 VS 索泰尔讷甜酒

《中国葡萄酒》:近年来托卡伊阿苏和索泰尔讷一直被葡萄酒爱好者们对比,两者都是受到贵腐菌侵染的葡萄(干)酿造的甜酒,又都来自欧洲,那么两者在口感上到底有何不同呢?

Dr. Peter Molnar:两者口感确有类似之处,但是葡萄品种、酿造方式都不一样,风格各异。资深葡萄酒爱好者应该可以很轻易地喝出两者的不同。

托卡伊地区的土壤是火山岩,带给葡萄特殊的矿物质风味。托卡伊的两大葡萄品种福尔明和哈斯莱威路都是晚熟、高酸的品种,香气、甜度、酸度比较和谐。托卡伊阿苏的酸度可以达到索泰尔讷甜酒的2倍,酒精度往往略低。索泰尔讷产区的土壤不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赛美蓉(Semillon)葡萄的典型香气、酸度也不同,成熟也相对较早,所以整个酒体的平衡感与香气都和托卡伊阿苏有很大区别。

但两者最大的不同来自于酿造方式:在托卡伊,受到贵腐菌侵染的葡萄干被一粒粒采下,随后放入当年酿成的干白葡萄酒中浸渍。这种工艺是托卡伊阿苏最大的特色。索泰尔讷地区是把所有的葡萄一起发酵,酿造方式完全不同。

x34e5r6t7y8um

《中国葡萄酒》:毫无疑问索泰尔讷在国际市场中推广是成功的,说它是当今世界受欢迎的甜酒似乎也不为过。托卡伊阿苏可以从索泰尔讷的成功中借鉴什么经验呢?

Dr. Peter Molnar:索泰尔讷最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就是,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甜酒的宣传工作。其实托卡伊阿苏的历史比索泰尔讷甜酒早,但是二战结束后我们停止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出口,所以国际声望受到了很大影响。好在19世纪以来,托卡伊阿苏又重新回到了国际舞台上,并凭借着优秀的品质和更高的性价比越来越受到欢迎。

托卡伊阿苏不如索泰尔讷有名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产量只有不到索泰尔讷的1/10,而且不是每年都可以生产。托卡伊是大陆性气候,炎热干燥,只有 Tisza 河与 Bodrog 河流域有雾气产生,所以贵腐菌的生长受到全年气候、微气候的影响很大。所以我们的市场竞争力和面向消费群都不能与索泰尔讷比较。目前有一半的托卡伊阿苏葡萄酒都在东欧地区销售,真正流向国际市场的酒数量很少。

2. 高端酒是否为托卡伊的出路?

《中国葡萄酒》:很明显,一些知名的托卡伊酒庄认为索泰尔讷甜酒的高端推广路线可以借鉴,所以也陆续在自己的产品中推出单一园、垂直品鉴的概念。其中,以 Ben Howkins、 Hugh Johnson 与酿酒师 Peter Vinding-Diers 共同创建的荣耀托卡伊酒庄(Royal Tokaji)最具有典型性。

荣耀托卡伊酒庄成立于1990年,创建伊始就很明确地执行只生产“单一葡萄园”的高端酒的策略。酒庄的葡萄园全部为一级(First growth),包括最著名的 Mézes Mály,以及 Nyulászó、 Szt Tamas 和 Betsek。

如今,荣耀托卡伊又推出了可被记入史册的“荣耀托卡伊单一园组合”系列,包括了4支不同单一一级园的6篓阿苏、1支 Birsalmás 葡萄园和1支6篓混酿阿苏,一套在英国市场的售价可达400~450英镑,高出该酒庄6篓阿苏30英镑/瓶的均价将近3倍。

除了让传统的阿苏葡萄酒走向高端化,荣耀托卡伊酒庄还在尝试新的产品和市场策略。如:在2009年推出了第一只单一品种的干白葡萄酒;自1990年荣耀托卡伊酒庄成立以来只生产了4个年份的最顶级托卡伊精华葡萄酒,目前也采取主要针对英国市场的顶级餐厅、与精美的甜品搭配“按勺出售”的全新销售策略。

从消费者良好的反应来看,这些精妙的营销策略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功。其他的生产商会不会跟上这股高端潮流?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dk1(2)

Dr. Peter Molnar:托卡伊确实需要优秀的市场策略,走向高端也是必然。但酿造出一瓶好品质的酒才是最重要的。这其中有两个秘诀:努力工作和专业技术。

想要继续改良已经很优质的托卡伊阿苏酒并不容易,更需要我们付出额外的努力和耐心。我们必须把葡萄种植在陡峭的山岩上,我们要寻找到微气候最适合贵腐菌生长的葡萄园。我很支持托卡伊阿苏走向单一园的方向,事实上我认为单一园的思路正好和托卡伊阿苏微气候的概念相吻合。

3. 托卡伊的原产地保护

《中国葡萄酒》: 托卡伊在匈牙利的东北部和斯洛伐克接壤的地方,只有5500公顷的葡萄园,不允许扩张。但是在山的另外一边的斯洛伐克也生产托卡伊,而且不停地扩大产地面积,产量也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托卡伊酒的质量控制。两个国家为此打了多年的口水战。

除了斯洛伐克,Tokaji 的名称在欧洲和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有采用,比如法国阿尔萨斯叫灰皮诺 Tokay,澳大利亚的Rutherglen 则生产叫 Tokay 的餐后加度葡萄酒。

但目前欧洲法院已裁定自2007年3月以后,Tokaji(Tokay)的名称之使用权归匈牙利单独享有。

经过长时间的原产地命名争论,托卡伊终于正名。这对托卡伊的出口有什么实际帮助吗?

Dr. Peter Molnar:欧盟出台的原产地保护法对我们监控托卡伊酒的品质至关重要。我想最直接的好处是对消费者的,他们现在手中的每一瓶托卡伊酒都是得到品质保障的。从长远角度上讲,这个规定对托卡伊地区的发展也有利,我们已经看到在过去的几年中,托卡伊酒的国际订单变多了,随之而来的是托卡伊的生产商也在不断增加。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