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士图尔酒庄:飘扬于波尔多的亚域风情

爱士图尔酒庄(Château Cos d’Estournel)是波尔多梅多克(Médoc)1855列级庄中的二级庄,享誉已久。熟悉它的酒友们,都亲切地称其为考斯(Cos)。“Cos”在法语本是碎石累积成的小山丘之意。酒庄的创始人 Estournel 先生,看中了这一块小山丘,将其购入,并呕心沥血于这片热土之上。碎石质土壤可以说是优良葡萄酒不可或缺的逆境因素之一,因为葡萄树在这样的土壤上次生代谢旺盛,可以结出含有丰富多酚类物质(构建葡萄酒品质最重要的物质)的果实。

爱士图尔位于圣埃斯泰夫村(Saint Estephe),是该村最负盛名的两大酒庄之一。曾经玫瑰庄园称霸圣埃斯泰夫,而如今,风头已尽数被爱士图尔抢去。爱士图尔的出众不仅仅得益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更少不了庄主和他的团队的不断进取和辛苦劳作。每次来到酒庄,都深深地被它的亚洲风情所感染。它是波尔多最漂亮的酒庄之一,其酒的品质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所以,有酒友封它们这些不断提升品质的二级庄为超级二级庄。

文:黄卫东 杨 敏 编辑:杨甜甜

doiu328

异域风情的古堡

波尔多酒庄成千上万,历史悠久者无数,酒庄建筑设计也可谓是百花争艳。爱士图尔的城堡则令人耳目一新,千里迢迢由印度运来的石料砌成的拱门,极富异域风情的仿印度佛塔建筑,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拍照留念。庄园内也是精美异常,随处可见的是颇具亚热带风情的东南亚象尊,在这个古老的欧洲城镇里并没有格格不入,反而令来自亚洲的我们在亲切之余,感受到一种久远传说的神秘。

然而,在打开酒窖大门后,从现代穿越古代的神秘之感瞬间被湮没。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几百平方米的暗色调装饰的接待厅,在灯光映衬下,室内陈设显得格外考究,现代感和古典感相得益彰。很多酒友在参观爱士图尔之前便听闻其“财大气粗”,然而每次访问该庄,都被酒庄在葡萄酒文化推广、欧洲和亚洲文化交融上煞费苦心而感动。酒庄在每个细节处着实花了很多心血,就连品酒的酒杯,都是顶级奥地利手工制水晶杯,灯光下晶莹剔透,杯口切割光滑精准。笔者造访过众多波尔多名庄,其中不乏由大财团控股、装潢奢华的,而爱士图尔则是匠心独运,和它的酒一样,精美得淋漓尽致。

葡萄酒与艺术的完美融合

橡木桶陈酿室、老酒存放室、发酵车间,都如同手工艺品一般,值得细细赏玩,颇有内涵。整个空间静谧庄重,使人不由得细声细语。接待大厅左侧便是橡木桶陈酿室,之所以称之为“室”,是因为毫无那种位于地下的、年代久远的、石砌的陈酿酒窖之感。这是一个崭新的酒窖,一条透明的发光栈道悬于酒窖上层,以供参观酒窖。支撑屋顶的柱子也做成发光体,一切设置让这里更像是一个与葡萄酒文化有关的现代艺术展厅。葡萄酒即艺术,这便是爱士图尔的葡萄酒哲学。

djksiu

栈道的尽头便是老酒存放室,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几乎酒庄全部年份的佳酿。多数酒瓶上落满灰尘,是悠悠岁月的痕迹。酒庄始建于18世纪末,名望迅速提升,短短几十年就被评为二级庄,名扬四海,如今品质蒸蒸日上,难怪一些媒体和酒友封它为超级二级庄。存放室的底部摆放着象尊,这故事就要追溯到酒庄的始创者 Estournel 先生了。Estournel 先生通过和印度及周边的东亚国家做贸易发了家,也因此埋下了深深的东亚情怀,在当地有“印度大公”的头衔。“印度大公”一生钟爱葡萄酒,一心一意扑在酒庄建设上。他由印度运来了石块,为自己心爱的酒庄修建了大门,又在酒窖上加盖了印度佛塔模样的塔,如今酒庄出产的副牌酒的酒标上便绘着这三座塔,酒名亦为宝塔。

Estournel 先生对酒的热爱,可敬可叹。他的一生中曾两次因为对酒庄过度投资而导致财务危机,不得不将酒庄出售。第一次将酒庄出售时,他与买家约定,5年后他有权赎回酒庄。然而,赎回酒庄之路他却走了10年。再次购回酒庄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大笔投资,没有支撑多久,酒庄再次迫不得已地出售了。这一次,Estournel 先生没能再次赎回酒庄,而是留在酒庄中继续酿酒,直到去世,真是一个非常令人尊敬的酒痴。

老酒储藏室参观后,左转右转,不知不觉来到了2008年新修建的发酵车间。与陈酿室一样,发酵车间也设计得如同现代艺术展厅。爱士图尔的葡萄园划分为72小块,每一块都是一种风土,每一块不同的风土的结晶都拥有自己专属的发酵罐。为了节省空间,72个极小的发酵罐上下叠放,葡萄原料运送则是用电梯取代泵,也就是利用重力作用,亦是对葡萄酒的体贴细致之处。葡萄酒最高的酿制境界便是如此,一切皆借大自然之力,人类只是找到最合适的方法,以葡萄酒为介质,来呈现那一块举世无双的风土,这大自然的杰作和恩赐。不锈钢、冷色调静谧的光、透明感的电梯,这些元素构成的发酵车间显得与众不同。

coizdj342

专属爱士图尔的味道

爱士图尔紧邻波亚克村,很多酒友也都认为它的酒风更接近拥有拉菲、拉图和木桐所在的波亚克村,但其实爱士图尔的葡萄园里栽培的美乐比例极高,却是和波亚克很不同。美乐主要栽培于园内地势略低处,地势较高处则更适合赤霞珠生长。爱士图尔葡萄园里土壤含有大量的碎石,黏土比例则较圣埃斯泰夫村内其他葡萄园略低,这一点倒是更接近波亚克村的情况。

酒庄酿酒方法精细,丝丝入扣,比如他们会对美乐进行发酵前的冷浸渍,为求获得更多的清香。酒精发酵结束后,还会进行发酵后浸渍,直至橡木桶陈酿,他们也不忘采用白葡萄酒酿造工艺——“sur lie”,意为酒泥陈酿法。爱士图尔可谓是尽了最大努力来获取果皮中更多的物质,从而丰富酒体,他们的确做到了。爱士图尔的酒体丰满奔放,有较高的浓缩度,同时它的清香和优雅度又十分迷人,一点都没有用力过度之嫌。酒色深邃明亮,花果香中裹绕着各种奔放的香料,强壮健美又温文尔雅,宛如一位文武兼修的绅士。

在参观酒庄的整个过程中,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酒庄主人的用心良苦,点点滴滴都是独特风格,他不屑与任何人相比,也无人能比。曾经爱士图尔的酒价有过是拉菲酒价两倍的时候,但是在上世纪也有过一段不短的黯淡期。从1999年起,酒的品质扶摇直上。传言说酒庄新近获得了3000万欧元的投资,可见酒庄比肩一级庄的雄心。

oxizu

凌云壮志于心间

刚从车间出来,新上任的总经理 Aymeric de Gironde 先生开心地要给我们一个惊喜,于是带着我们绕过酒窖来到后面的一座塔里。顺着盘旋阶梯而上,打开塔顶的盖子爬上去,清新的葡萄园便在脚下,令人心旷神怡。爱士图尔的每行葡萄树边都细心地栽着一株玫瑰,本意并非浪漫,而是玫瑰可以预警葡萄园病害,玫瑰比葡萄能够更早地表现出病症。如此一来,人们便可以及时施以救治了,然而,现在确实更多是体现浪漫,因为葡园干净清新,病害已然不多。葡萄园旁有一块牧地,几头牛在悠悠地啃着草,伴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小水塘,尽显乡村的美好风光。

Aymeric de Gironde 先生也不忘给我们指着拉菲的方向,言语之中满是自信,相信自己的酒庄不久便可与拉菲比肩甚至超越它了。事实并非相去甚远,爱士图尔的酒质逐年提高,颇受帕克的好评,近年来出产了多个帕克高分酒,更是不止一次问鼎满分,即便是一级庄,也不过如此。所以相较下来,爱士图尔的酒是十分超值的。不过价随质涨,再过几年,预算有限的买家可能只好望洋兴叹了。

感染于爱士图尔的历史积淀和艺术氛围,品着它的美酒,我们似乎靠近了纯粹的近乎理想的真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