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堡皇冠上的明珠 ——访艾诺酒庄 CEO Christine Pears 和首席酿酒师 Jeff Clarke

CEO-christine-pears-

马尔堡产区是新西兰最大的葡萄酒产区,位于惠灵顿的正西方向,产区表层是易于排水的粗砾,且肥度低。土质多为石质、砂质土壤,西部和南部地势比较陡峻,多山岭(属于南阿尔卑斯山 Southern Alps 的北端)。产区拥有优越的葡萄种植环境:充足的光照,较低的降雨量,以及相对凉爽的温度。这些都能使酿出的酒最大限度地保留其风味物质,马尔堡的葡萄酒可谓是新世界产区里最接近于欧洲传统酿造方法的,但其酒又兼具浓郁果香等新世界葡萄酒特征。它以一种别具一格的姿态闻名于世。

现今的马尔堡更像是躲避都市生活的世外桃源——坐落在位于山坡上的葡萄园,有一片叫做“艾诺”的土地在不断地蔓延,温和的阳光,“眺望”着河谷的碧水青山。我们知道,产区最著名的葡萄品种是长相思(Sauvignon Blanc),风味清丽,常带有青椒和草本植物的香气,适合年轻时饮用。如果说,新西兰的马尔堡在新世界产区里是一朵特色的“花”,那么,在近两万公顷的马尔堡葡萄园上,艾诺就是其“花蕊”。若人们给予马尔堡葡萄酒一顶“皇冠”,纵然艾诺还不曾为我们熟知,但它绝对是值得您静下心来一尝的“皇冠上的明珠”!

文:胡启迪  编辑:王 欣

Chief-Winemaker-Jeff-Clarke-

《中国葡萄酒》,首先祝贺艾诺酒庄在伦敦国际葡萄酒挑战赛上荣获“年度国际白酒酿造商”称号。您何时成为艾诺酒庄的首席酿酒师?可否谈谈您的故事。您同意“酿酒是一门艺术,同时也是一门科学”的观点吗?

Jeff Clarke:实际上,新西兰马尔堡产区的葡萄酒享誉国际只是近几十年的事情,我个人是在澳洲拿到葡萄酒相关学位,之后才去的新西兰,1993年,我就成为了马尔堡产区的酿酒师,分别为两个酒庄酿酒。直到2010年,我才加入艾诺酒庄成为其首席酿酒师。酿造葡萄酒,的确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更是我热爱的事业。

艾诺酒庄的葡萄品种主要是长相思(Sauvignon Blanc),黑比诺(Pinot Noir),灰比诺(Pinot Gris)。产品系列主要有帕斯系列(Ara Pathway)、单一园系列(Ara Single Estate)、精选园系列(Ara Select Blocks)以及纯净园(Ara Resolute)等系列,在新世界产区中,新西兰马尔堡是一个更接近于传统欧洲酿造又独具风格的地方,我们的酒以紧实的平衡感,兼具传统酒的优雅和独特的果香而别具一格,在餐厅“杯售”也都很好,因为很容易与食物搭配!所以说,如果马尔堡是新世界产区里的“特色”,艾诺就是马尔堡的“特色”。

《中国葡萄酒》 :我们知道,艾诺酒庄是托德(Todd)集团旗下的一个知名品牌,请您谈谈艾诺酒庄的历史演变。

Christine Pears:托德(Todd)集团是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家族企业。为推进集团的全球化,公司于2008年买下并创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即目前艾诺酒庄所在的葡萄园。并于次年(即2009年)开始酿造经营 Ara 品牌。集团在新西兰、澳洲、北美洲及东南亚地区均有所建树,并做慈善回馈社会,也为整个新西兰经济的发展做出很大贡献。

ARA-Vineyard-002

《中国葡萄酒》 :酒庄目前占地424公顷,为何又在其余1200公顷的土地上开始了葡萄的栽培呢?拥有这样大量的土地,您认为该如何保证品质与产量的平衡?另外,酒庄是否采用生物动力学栽培法或有机栽培法?在葡萄种植上坚持的“可持续发展”具体如何实施?

Jeff Clarke:目前,我们在现有的424公顷的葡萄园里进行葡萄种植,并把这块土地上酿造的酒进行国际化推广,然而,我们在马尔堡拥有另外一千多公顷的土地现在也已开始葡萄栽培,我们相信,未来我们将成为“新西兰最大的葡萄园”!从商业的角度上说,我们这样做是根据国际需求而“未雨绸缪”,甚至也更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它将成为极具潜力的土地。

同时,我们也会保证酒的品质。马尔堡的气候是比较干燥并且相对凉爽的,且全年的日照时数可达几千小时。虽然我们属于新世界产区,但在酿造上却更接近于欧洲传统酿造方法,并且,我们一直坚持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也是被认可的“新西兰可持续性葡萄栽培及葡萄酒酿造商”,我们采用高密度种植的方式来有效利用土地,并在河水水位高的时节储存河水,进行了各种多样的节能设计,使用环境友好型的建筑材料,甚至参与了土生树种的再植项目。

《中国葡萄酒》:请您谈谈艾诺葡萄酒的市场情况和表现。

Christine Pears:目前,最大的市场还是本土市场(即新西兰),而主要的出口市场依次是:英国、澳洲、欧洲,美国、加拿大等,比例最大的目前是英国。新兴开拓的市场主要在亚洲,例如中国。我们在当地寻找合作伙伴,一起探索和研究市场和消费者。正确定位消费者并努力得到其认可。相信在未来,出口市场也有可能变成我们最大的市场!

对于国际和本土化策略,其实每个市场是不同的,在渠道上,合作伙伴非常重要。所以在国际推广上,往往结合当地实行其本土化策略,例如在英国,合作伙伴很强大,市场和消费者也很成熟,而对于新兴的市场,例如中国,消费者和市场本身不大成熟,我们要去宣传教育,探索消费者,但是前景也很巨大。总而言之都要把产品很好呈现给“对”的消费者。

《中国葡萄酒》:您是如何看待中国市场以及中国消费者的?

Christine Pears :我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但我是第一次来深圳,Jeff 是第一次来到中国。我们了解到中国人喝红葡萄酒比较多,但我们以长相思、灰比诺等白葡萄酒为主,然而我们也看到,中国与新西兰之间往来贸易越来越好,有很多中国人去新西兰买产品,且不仅是葡萄酒。新西兰是个很纯净的国度,我相信大家会喜欢,比如你喜欢,你就是我们的未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