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酒欺诈四宗罪

4aa0c30d2d01d-800x1095

想买稀世佳酿?法国人会向你推荐他们的“放心酒商”——成立于1822年的 Nicolas公司。一个半世纪以来,Nicolas 的专家们跑遍各个葡萄园搜集好酒,把它们从葡萄园递送到客户手中。涉及到稀世好酒,Nicolas 有一条严格的规定:只为喝而卖,不为收藏而卖。他们限制每人的购酒量,甚至对于稀世之酒,如 Cos d’Estournel 1878、Latour 1858或者 Gruaud Larose Sarget 1870,他们在当面交货前会为其开瓶,醒酒一小时。这样,客户只会收到开瓶了的酒。这就是 Nicolas 倔强的生意规则。

文:Jorg Zipprick 编译:张 健

Nicolas 是一个严谨而负责的商家,它希望人们可以尽情享用名酒,同时也避免了投机和造假。他们非常清楚葡萄酒诈骗犯的需求:酒瓶、酒标、酒塞和酒液。

有名的诈骗犯 Hardy Rodenstock,他曾是稀世珍酿的最大供货商。他因找到美国第三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收藏的酒而出名,后来那些酒被美国法院宣判为假酒。Rodenstock 在世界葡萄酒圈内风光无限。1998年是他事业的高峰期,那年9月,他在德国慕尼黑邀请了一些重要人物,如足坛巨星、德国前总统和世界汽车大亨,在他们的菜单上你会看到有125瓶年份横跨18、19、20三个世纪的Chateau d’Yquem。

一宗罪:酒瓶

Hardy Rodenstock 一般买卖大容量的酒,如1.5L 和3L。
出口证明显示他售往纽约一家名为“皇家酒商”的商店的酒有1.5L 和6L 的1961年 Petrus,1.5L 的1921年 Pétrus 及1811年的 Lafite。然而 Petrus 庄主 Jean-Pierre Moueix 说道:“我们认为在1921~1945年间,不可能有很多大尺寸的 Pétrus 酒品。尤其是1945年战争结束时,不可能有大量大瓶需求的。”二战结束后的几年,整个欧洲的食物和材料都是定量配置的:鞋底不是皮革而是木头,菊苣也代替了咖啡。
Rodenstock 从1998~2008年装船的绝不止818瓶珍贵年份的法国名酒,这还仅仅是卖给纽约的“皇家酒商”,而且几乎90%都是大瓶装的规格,专家估计现行市价约为600万美元。

二宗罪:酒标

在美国调查 Rodenstock 那宗诈骗案期间,德国媒体“Stern”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调查显示,Rodenstock 曾是德国 Marienberg 小镇上的 Kluth 印刷厂的客户。
Rodenstock 则狡辩称:“我从来没有在 Kluth 印刷过任何酒标,据我所知,Kluth 先生和太太都已过世。” 这倒是事实,但是 Kluth 家族成员和前雇员依然活得很好。“用黄色旧纸,这样酒标就看上去很旧了。”一位员工说他经常印刷名为“Rothschild”的字样。
Rüdiger Kluth 曾是印刷厂图形设计师,现在是一家服务性网站公司的CEO,他说:“如果我的记忆没问题,那在我们的印制过的酒标上确实有很多Rothschild 和 Pétrus 的字样。年份是很久远的,有20世纪初,19世纪的……做完后我还惊呼,天哪!这些酒标看上去真的很旧。” Rüdiger Kluth 说,“我告诉我的家人这一定有问题,Rodenstock 不时带来些新的酒标。我们总共接了10~15道不同的活儿,自从我们重印了不止20种酒标后,发觉 Rodenstock 肯定在牟利。”
20多个酒标对收集者来说,或许只是一种癖好,但是它们如果被贴在瓶子上,这就是问题了。因为重新贴标的工作只能在原来的酒庄由他们的人员来做,这样才能保证酒的真实性。

三宗罪:酒塞

Hardy Rodenstock 的前私人侍酒生 Ralf Frenzel 表示,Rodenstock 在拍卖会上常常对一些没有酒标的酒进行投标,拍卖商也只是依靠产区和日期对其简单地划分。这都有利于他“回收”瓶子。
Frenzel 承认:“按照他的要求,我不能开带有螺旋塞的老酒,否则橡木塞就无用武之地。”为什么 Rodenstock 需要这些老酒瓶的橡木塞呢?“他告诉我,他需要用400个不同橡木塞制作一面‘橡木塞装饰墙’。” Rodenstock 的手写信显示,他曾叫他的侍者去那些他不方便亲自参加的活动上收集酒塞。比如,“亲爱的 Ralf,我希望你在这场婚礼上为我收集一些木塞……”

四宗罪:酒液

但是 Rodenstock 不仅仅收集酒标、酒瓶和橡木塞,还收集酒液里的沉淀。这种黑色的沉淀物是因随着时间流逝,葡萄酒色素逐渐分解而形成的。“这些沉淀没几十年根本无法形成,你是不可能伪造它的,”Rodenstock坚称。
它或许不能被伪造,但却可以被收集呀。让Frenzel 在婚礼上收集了酒塞之后,Rodenstock又写道:“你本该收集些酒沉淀的,我要把它用到我家的醋桶里。” 许多Rodenstock的酒,如1900年的Mouton和1900年的Lafite 被法国海关和一些化验室拿去检验,证实它们并不是112年前的。

所有Rodenstock经手的酒都是假货吗?我们从何得知?它们现在在哪些收藏家手中?或者那些收藏家把这些烫手山芋给了菜鸟了吗?没人会知道,或者更糟糕是,“Who cares,能转手大赚一笔就行。”

关于《中国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是“一本关于葡萄酒和生活艺术的文化读物”。它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杂志,曾获得巴黎“世界最佳葡萄酒杂志”大奖(2010年)。我们旨在从全球葡萄酒视角,为大众爱好者提供葡萄酒文化和生活艺术以及选购指南。

Top